8A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唐朝贵公子 > 第六百三十六章:面圣
    陈正泰此时倒是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欣赏这一座西宁新城。
    此地已变成了整个西域的中枢,在未来,将会有无数的铁路,犹如血管一般,密密麻麻的连接起来。
    很显然,此时的西宁已经不差钱了,或者说,大量的资本已通过大食商行,开始投资天竺和大食等地,紧接着,无数的金银,最后会汇聚于此。
    这源源不断的财富,再通过这里的钢铁作坊,还有数不清的矿产,以及高昌的棉花作坊,最终变成数不清的商品,再集散至天下各地。
    陈正泰甚至觉得,自己缔造出了一个怪物。
    这个怪物,即便是毛细孔,都散发着欲望和贪婪的气息。
    从前那些占据了土地和人口的世族,如今摇身一变,又成了新兴的巨贾新贵。
    这些人的转变之快,甚至连陈正泰都觉得吃惊。
    难道不是如此吗?
    在有奴隶的时候,他们便是奴隶主,在秦汉的时候,他们就是贵族和豪强,在魏晋隋唐,他们便是士族。
    其实他们的本质不曾变过,如今天下变了,可又没有变。
    变的不过是攥取利益的手段,不变的,却是他们高高在上的地位。
    陈正泰亲眼见证的,从前满口经学的人,现在却满口经济。
    从前治家,管理土地和部曲的人,现在却不过是变成了打理作坊和雇工。
    他们依旧还是鲜衣怒马,尤其是在西宁城里,这等奢侈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西宁城的路面,是用无数的碎石铺出了地基,而后再铺上水泥,道路光滑。
    精致且舒适的马车在那上头走动,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过往的世族子弟,穿戴的都是最时兴的衣料。
    沿途的街巷,为了满足人们的欲望,铺面林立。
    甚至是道路两旁,也栽种了一排排的树木,据说价格不菲,而在西宁这样的地方,虽在这个时代雨水充沛,可要养活这些自江南移植而来的树种,依旧花费不菲。
    各种一掷千金的传闻,纷沓而来,崔家的某个子弟与郑家的子弟斗富,竟是拿十贯面值的钱钞当做柴火来烧。
    陈正泰自己也想不到,就在数年之前,当初那些风尘仆仆来到这西域之地的人,如今才几年功夫,就成了另一个样子。
    而这……一切恰是他所带来的。
    李承乾听闻西宁城里的夜里极热闹,号称不夜城,因而兴致勃勃,想要和陈正泰一道去逛逛看看。
    陈正泰却在当夜,领着李承乾坐着马车出了城。
    在城郊这里,靠着车站的,是一排排的棉纺作坊。
    而在这里,即便是夜深,也是灯火通明的。
    环绕不觉的蒸汽机的轰鸣声,听着让人心悸,作坊上空的烟囱,滚滚的冒着黑烟,似乎永不会熄灭一般!
    每一家的作坊里,都点了一盏盏的灯。
    只是棉纺的作坊里,最容易导致的便是火灾,因而所有的灯,外头都罩了灯罩。
    可即便如此,隐患依旧很大。
    随来的,乃是一个陈家的子弟,他边走边公瑾地给陈正泰和李承乾介绍道:“两位殿下,棉纺作坊夜里生产,最容易酿生火灾,上个月便有一个作坊起了火,烧死了三十多人。只是现在棉纺的利润巨大,若是只白日生产,便难以获利最大,因而各家作坊,依旧夜里轮班生产,蒸汽机不肯停的。”
    李承乾不甚认同地冷哼了一声道:“他们倒是胆大,出了事,看他们如何。”
    这陈家的子弟透着无奈,道:“不出事便可日进金斗,谁还管会不会出事?而且就算要约束,怕也约束不住……”
    三人往前走着,寻了一个作坊进去,只见里头乌泱泱的多是女工,在飞梭和生丝之间穿梭着,空气里混杂着奇怪的气味,李承乾很快便受不了这种糟糕的环境,皱着眉头,急匆匆地退了出来。
    那蒸汽机以及飞梭,为了防止生锈,需要上油,再加上其他的气味混合一起,还有这嘈杂的机器声音,环境可想而知。
    陈正泰则显得不悦的样子,沉声道:“环境这样的糟糕吗?”
    “不糟了,这已算是好的。”随扈的人正色道:“且这里的匠人和女工,大多还是感激殿下的,要知道,以往在关内的时候,他们是饿殍,连温饱都难以解决呢!后来出了关,虽是辛苦,却总还能吃饱穿暖,甚至还能有些余钱。他们对殿下,可感激涕零呢!”
    呵呵……
    陈正泰只笑了笑,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当下觉得什么兴趣也没有了,便和李承乾直接打道回府。
    陈正泰并没有在西宁多逗留,这里的繁华他已见识过了,因而坐上了折道朔方,而后南下长安的蒸汽火车。
    刚到长安,却出乎意料的发现在这站台上,竟已有许多人等候着了。
    李承乾和陈正泰上了站台,便见一队队明光铠的卫士拥簇着数十个大臣在此,为首一个,竟是房玄龄。
    房玄龄上前,忙与陈正泰和李承乾见礼。
    李承乾诧异地道:“房卿怎么也在此?”
    房玄龄笑了笑道:“早几日,便有奏报说是两位殿下这几日便要抵达长安,陛下龙颜大悦,便让臣在此迎候,老臣昨日就在此迎候了,等到了今日。”
    堂堂的宰相,竟连续在此等候,可见待遇的隆厚。
    房玄龄又道:“陛下请太子殿下与凉王殿下抵达长安之后,立即入宫觐见。”
    “知道了。”李承乾点点头。
    陈正泰则回礼,双手作揖道:“有劳房公。”
    房玄龄满面红光,微笑道:“称不上有劳,陛下连说凉王殿下有识人之明,一个王玄策,便能经略天竺,免去了大唐后顾之忧,可谓是国家之幸。”
    李承乾此时倒是归心似箭,正一门心思急着入宫,不等陈正泰和房玄龄继续寒暄,便率先道:“先入宫再说吧。”
    于是一行人很快便出了车站,在这里,早有车马等候,随即坐上马车,急匆匆地往宫门而去!
    进入了太极宫,看着这熟悉的殿宇,陈正泰心里颇有些感触,只是这车马抵达皇城门时竟没有停下,而是直接进入了宫中,直接到了文楼方才停下。
    随即,陈正泰进入文楼,便见李世民已端坐于此,左右则是几个宦官!
    此时,李世民的手中正拿着奏疏,听到了动静,便将奏疏放下,抬头,朝着进来的李承乾和陈正泰瞥了一眼。
    李承乾和陈正泰连忙行礼,口呼万岁。
    李世民便爽朗大笑道:“总算回来了,这一别,可是数年啊!起初你们走的时候,朕是落了个清净,可不到一年,却又有些想念了,正泰,你先上前,来告诉朕,此番出游,可有什么收获?”
    陈正泰便道:“此番是为了大食商行而巡视各地的,太子殿下与臣收获颇丰,有些地方,不亲自走一走,难以领略!就说这波斯,大食商行已在波斯建立了三十七个钱庄,纸钞已经发行,渐渐为波斯人所接受。不只如此,大食商行买下的大量土地,也在徐徐开发,未来所需的铁路,港口,还有矿产,不知陛下可看过臣的奏报吗?折算出来的资产,十分的惊人,远远超出了臣的想象。”
    陈正泰顿了顿,又道:“除此之外,陆路商路里,西域和大食至关重要,大食商行已经提前购置了大量通衢之地,建立起了贸易的据点,可供沿途的商贾歇脚,未来还可作为铁路的站台,大食和波斯还有西域的奇珍,都可通过这点据点进行流转。当然,不只如此,还有与大食相邻的罗马以及其他诸国,也可通过大食的据点,流转出去。前景可期。”
    “天竺那里,眼下是大食商行的重中之重,臣已命王玄策都督天竺之地,未来还需大量的人马,进入天竺,需要招募大量的人,成为护卫、文吏、账房……天竺是富庶的地方,人口极多,土地也是肥沃,臣自与天竺人签订了协定以来,便通过纸钞,大量的购置了无数的天竺土地和资产,获益也是十分的惊人,相信不久之后,这些资产的价值都将大涨,当然,资产的价值增长,暂时无关紧要。眼下当务之急,是利用这些购置来的土地,建立港口,让其既可直抵我大唐的泉州,又可抵达波斯的港口,如此一来,便不只是陆路的商路可以打通,便是海路也可以期待了。只是若是从泉州至天竺,所需的航线,沿途却需经诸国,若是中途没有临时停靠的港湾,对于商贾也大为不利,大食商行希望能够与昆仑诸国,好好的谈一谈。”
    所谓的昆仑诸国,其实就是后世的东南亚!
    在现在,被大唐统称为昆仑洲,眼下的航海技术,舰船是不可能直接进入远洋的,要随时抵御风暴,唯一的方法就是沿着陆地航行,因此,现在的航海,则更多的是从泉州港,一路穿过海岸线,随即再通过昆仑洲诸国,抵达天竺,再沿天竺,抵达波斯湾,这也是此时的常规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