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异世界商店街经营指南 > 第94章 第三间店
    许茹一行人到达盲盒店, 身上的寒气褪去,冻僵的手脚暖和起来。进店前,他们以为做好了心理准备, 顶着风雪过来的路上, 还一直畅想店里的样子, 给自己鼓劲。等真正进了店里,还是觉得想象太贫瘠。这家店敞亮干净, 货架上堆满货品,让人有种梦回二十年前的错觉。罗会安见她们站在门口不动, 神色有点仓皇, 还有点迷茫, 主动走过来:“你们好, 第一次来盲盒店?”许茹点头,声音粗哑:“嗯,我们从邻区过来, 听说这里可以兑换到食物。”罗会安指引她们排队兑换盲盒币,一边讲解:“这边五台盲盒机都可以兑换食物, 有甜甜的热饮、香香的泡面、脆甜的水果,那边还有主食盲盒, 以及今日刚上新的食材盲盒。此外,晶核盲盒也非常实用,客人可以根据需求选购。”食材盲盒今天刚上新, 全系列有三十六个款式。六十盲盒币一抽, 暂时还没有出整盒, 不能端盒。许茹和丈夫兑换出盲盒币, 见食材盲盒机前排着很长的队, 决定先排队抽取主食盲盒。主食盲盒机左侧就是食材盲盒机, 有人抽到就立刻到旁边拆盒。“这好像是……一块猪肉?我抽到肉了!!!”一人举着刚拆开的食材盲盒大声道。动物和植物渐渐变异后,可食用的新鲜肉类很少。只在一些特殊时期,变异动物的肉可以食用。只是能吃,味道算不上好。新系列种类太多,款式图做成长长的说明书,塞在盒子里。这人拆盒后没来得及看款式,就发现抽出一大块新鲜猪肉。旁边桌子上,有人拆出一袋盐。围观的人看得眼馋,“真的是盐?这盐好细好白,盲盒店也太棒了吧!”“我抽到一袋白砂糖。抽到盐的那个,要不要跟我换一半?”有人问。“跟你换。半包盐半包糖,再抽个主食盲盒,蘸着作料吃都能撑四五天。”瘦高个道。“我抽到一盒鲜鸡蛋!”“我有一大把新鲜生菜,想跟你换两个鸡蛋。”“来来来,新鲜蔬菜可以换!”“咦,我好像抽到了拌饭酱?食材盲盒里真是什么都有,不知道店主什么时候出整盒,想端盒!”“总共三十六个款式,这端一盒比买冬日限定系列还贵!”“可是能吃很久,不拆开好几个月都不会变质,有肉有菜还有调料。每天换着口味吃,想想就幸福!”许茹在一旁看得眼热,抽完主食盲盒,立刻挪到食材盲盒后面排队。盲盒店的选择很多,盲盒机还自动限购,排队基本都能兑换到。她和丈夫各抽完五个食物盲盒,看到药品盲盒,也抽了两个。还剩一点盲盒币,凑在一起抽了一个晶核盲盒。两户邻居里的朱红一家,原本觉得寒潮时期出远门太危险,加上搜寻队都找不到物资,他们几个更不可能找到食物。许茹坚持人多安全一点,好劝歹劝,这夫妻俩才下定决心一起出来。此时朱红夫妇各自抱着五个食物盲盒,两个药品盲盒,两个晶核盲盒,眼睛快笑没了。朱红仍觉得不可思议:“不仅有食物,连药品都有,跟做梦一样。还好早上决定跟你们一起出来,不然要后悔死了。”同行的阮香英道:“东西都好,就是过来一次太远。这家店要是开在我们区就好了。”抽盒时,有店员介绍保护契约的作用,他们担心回程路上被抢,紧要的食物盲盒和药品盲盒都加钱激活了契约。一行人仔细装好盲盒,行色匆匆地往光明基地赶。半路又开始下雪,许茹一行人背着装盲盒的藤编袋,排成列,互相搀扶,缓而稳地行进。“前面有人,”许茹老公走在最前面,发现前面有一队人,心一下提起,招呼大家停下,观察了一会儿又放松下来,“好像是搜寻队!”许茹:“搜寻队这么快就回来了?”阮香英:“他们走得很慢,好像也没带物资,是不是没找到东西啊?”“他们停下来了,怎么办?要不要过去?”许茹老公问。同一个基地的搜寻队,平时遇到打照面也没关系。但今日他们带着很多食物盲盒,心底下意识还是防备。许茹的心思比丈夫清晰,上次还同搜寻队一起出来过,推着他往前走,“去看看。如果没找到物资,正好跟他们说一下盲盒店。”邻区基地的人都在盲盒店兑换东西,他们基地的人也可以去。再说身上重要的盲盒都激活了保护契约,不用过分担心被心思不良的人抢夺。搜寻队队员童羽扫开积雪,往地上铺了一块干草编的垫子,许思瑞和另一个队员扶卢惠坐下。方艺菲站在一旁,看卢惠手臂上鲜血浸透薄棉衣,脸色焦急:“距离基地至少还有五公里,雪太厚了。得先想办法给队长止血,这么一路流,等回基地就晚了。”卢惠靠在许思瑞身上,脸色白得和地上的雪没有两样,气若游丝地说:“伤口太深,我又有皮肤病,血止不了了。回基地也是等死,你们不要管我了。”搜寻队总共八人,沉默不言。卢惠坐在地上,血还在流,一点一点洇湿衣服。渐渐有血滴落,染红地上的雪,格外刺目。“请问出什么事了?”许茹推开丈夫,深一脚浅一脚朝搜寻队走近,“是我,许茹。”童羽记得她,昨天和他们一起出基地,想去邻区基地找熟人,“你怎么在这里?找到熟人了?”许茹微微点头,顺着话头想说昨天到希望基地的后续,忽然注意到状态不好的卢惠,脸色一变,“卢队长受伤了?”童羽抿了一下嘴,低声解释:“搜寻物资时,遇到没休眠的变异动物,队长被抓伤,血止不住了。”卢惠年纪不大,二十多岁,没有异能,但一直坚持带队外出搜寻物资。昨天,许茹想跟搜寻队一起出门,其他队员其实不想带她。一个普通妇人,没有异能,外面雪厚风大,带着她拖慢队伍速度,还要顾及她的安全,十分麻烦。最后是卢惠看她急得快崩溃了,答应带她,一路把她送到希望基地门口。许茹看着面无血色的卢惠,想起她昨天还笑着安慰自己不要着急,从背上脱下藤编袋,翻找出药品盲盒,念叨着:“药品盲盒里有止血药和绷带,求求了,让我开到!”拆开第一个药品盲盒,拿出一盒退烧药。许茹闭了闭眼,暗暗许愿,撕开第二个盲盒,眼睛一亮,快步走向卢惠:“我抽到止血药了!”搜寻小队的队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说有止血药,一个个精神振奋起来。童羽轻轻用小刀划开卢惠手臂处的薄棉衣,小心撕开,露出约有一掌长、两指宽的可怕伤口。许茹照着说明书,小心把止血药粉撒在伤口上。药粉呈淡黄色,闻起来一股苦味,看着平平无奇。敷上伤口,不停流血的伤口像被封住一样,几秒后不再流血。这时,朱红递来两个拆开的盲盒,“我和阮姐也把药品盲盒拆了,开出一卷绷带和消毒酒精,快给她消毒包扎。”几分钟后,卢惠的血止住,伤口也包扎好,呼吸平稳下来。搜寻小队的人和许茹一行人都松了口气。回基地路上,许思瑞的目光从几人的藤编袋滑过,问道:“你们在邻区找到物资了?”许茹一行人还是排成一列,互相搀扶着行进。朱红接话道:“不是物资,邻区有一家盲盒店,用晶核可以买到食物、药品和一些御寒道具。”搜寻小队的人有点不敢相信,他们走出去那么远,没有找到物资,邻区却有一家可以随时兑换食物、药品的店铺。但许茹拿出来的药品货真价实,不容怀疑。搜寻队将卢惠送回基地,重新整队,出发前往邻区的盲盒店。-盲盒店外面,广场上的积雪被清扫干净,蒋寒带着一群基地的新生代,排队体验骑雪地摩托。路遥和池瑾站在广场一角,看他们练习。“你怎么就是学不会?”路遥无奈地看向池瑾。青年每天准时过来练习,好几天了也没学会,反倒是跟来看热闹的那些小朋友全学会了。池瑾瞟她一眼,还是那副懒散模样:“我学东西慢,比不上年轻人。”“你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哪里算老?我感觉你是根本就不想学会,有什么缘由嘛?”路遥问。池瑾手揣在兜里,往后靠在路灯杆上,声音低柔清澈:“你的感觉不对。一直努力在学,就是学不会。”他像一朵苍白细弱的花,懒懒的舒展枝叶,伪装得毫无攻击性。路遥视线投向远处,微微眯起,语气疏淡平和,“蒋寒他们都学会了,以后让他们教你。车也可以开回基地,一直放在这边不是办法。我先去忙了,外面冷,早点回去。”池瑾望着她的背影,薄削的嘴唇上弯,还是那么敏锐。稍微靠近一点,就会被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