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倾城剑帝 > 第两千三百八十六章 天绝牢门口的少年分身(三)
    他只是以上界秘术顺着第六圣主当初探查到那老者的方位一路找了过去,都还没怎么深入,却在这样一处没有人烟的界面当中遭遇了这蜈蚣妖怪隔空传送而来,一来就直接开打,连解释都懒得解释。根据刚才关于那神秘老者就是天绝老人的猜测,那么这里……恐怕就是进入天绝牢的一大难点:九九八十一重叠阵,此阵就算放眼整个真仙界当中都是一等一的那种阵法,在何处下界当中算是比较罕见的,他虽然曾经听说过很多次,但自己恐怕还是头一次遇到。这阵法的恐怖之处就在于其破解难度,想要以正常方式破阵的话,首先得在第一个九重大阵当中找到正确的那一个入口,随后便能进入到下一九重大阵当中,在下一个九重大阵里必须一样选择正确的那一个入口,就这样一重接一重的闯到最后,才能够去到最终出口所在的地方。可别看描述觉得这阵法十分简单,别忘了只论破解难度的话这可是整个真仙界当中都可以排得上号的,在这阵法当中,但凡你选错一次入口,都会被传送回第一重入口那里,并且正确的入口还会重新打乱,这样一来正确的入口概率就不是八十一种了,而是多到根本数都数不清的一个天文数字。如果只靠独自一人一个个试的话,也不知道要试到多少年才有可能找到正确的出口,即便是对于阵法禁制比较在行的那种修士,想要破此阵也都是难度系数最大的,因为正确的入口会随机进行更换的,即使你同时派一大堆人一起尝试,只要有一个人进入错误的入口,那么其他的所有入口都会跟着一同进行变动,因此就算有再多的人也根本没有什么用。此阵在真仙界能够如此有名,当然不是那么好破的,并且其强度也高的吓人,单论此阵的强度,在真仙界当中除非你比设置者强了很多个级别,否则就算你再强也无法依靠蛮力破阵,至于他来到的这一处……要是其设置者真是当年的玄天圣皇的话,那么哪怕就算是青枫再世,也不可能靠蛮力破得了阵,可以说这阵法放在人界当中你要是不靠时间堆积慢慢尝试碰运气的话,是根本破不了的。那么崂山究竟是怎么进去的天绝牢?又怎么找到天绝老人的封印之所将他放出来?这对于他来说全都是一个谜。更关键的是,他的身份,恐怕是已经被天绝老人那厮给看出来了的,也许绝大多数真仙界或者人界的修士根本无法破得了这九九八十一重叠阵,但是,在继承了族群一部分传承的他眼里,此阵并非牢不可破,而他也有手段能够直接破阵,并非是以蛮力破开,而是有应对的方式,天绝老人也许就是因为发觉到了这一点,才会对他进行阻止。可话又说回来了,天绝老人要是真有那么厉害的话,需要对他进行阻拦吗?他也只不过是一介分身而已啊,真要和本尊进行对比的话他还差得远呢,要是和天绝老人的本尊对上的话只怕也没太大的可能能打得过,既然如此那老家伙又为什么会这般焦急的阻拦他?难道说……这老家伙的本尊此刻很虚弱?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因为本尊虚弱,所以需要通过其他的手段来消灭任何可能威胁到自身的因素,他虽然只是一具分身,但是在天绝老人的眼里恐怕依旧具有相当程度的威胁,所以不得不派出这只灵兽来拦截他。这蜈蚣……恐怕也是关的太久了,简直可以说是暴戾异常,因此给他一种凶猛狂暴的感觉,但是当打的久了,慢慢的就会发现隐藏在那种暴戾之下的一丝虚浮,这还只是他能够感受到的虚浮,可见也许这蜈蚣并没有初见之时的那种强悍,现在打一时三刻可能分不出什么胜负,但要是真的打个一两天的话,胜负估计就很明显了。对于他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至于元气,就更加不用说了,本尊那里可是有着用都用不完的超高浓度元气,且随时都可以直接隔空进行补充输送,即便这蜈蚣或者那天绝老人的元气底蕴很多又如何?他的元气可是几乎用不完的,等到他将这头妖怪耗死的同时,应该也是他破此九九八十一重叠阵的时刻。仿佛是猜出了他在想什么一般,当他又与这蜈蚣大战了数个回合之际,从这千丈蜈蚣那张狰狞的脸上竟然缓缓浮现出了一张人脸来,那是一张年轻又俊朗的面容,如果真要进行对比的话,他手底下的这些眷属里,恐怕也只有天铭能够和其进行一番对比,二人在眼睛所看到的第一印象上还真的有些相似。不过让他意外的倒不是蜈蚣的头上能浮现人脸,而是这张脸的年轻……根据他所掌握的那绝密情报,天绝老人乃是他们那一修真时代堪称人界霸主级别的强者,并不是拘泥于一城一地的那种范围性的霸主,而是连劫魔道当中的魔族都会感到忌惮与胆寒的那种大魔头,这种人,不管是谁应该都会以为是那种仙风道骨的怏怏老者,连他都想不到此人竟然会这般年轻。要知道,修真界当中的确是有那些定颜之术,但那多用在中低阶修士的身上,越是岁数大的修士,就越难定颜,虽然可以通过术法神通暂时进行变化,但那毕竟不是你本来的容貌,因此根本无法维持太长的时间,你本尊的样貌可是受到时间法则的影响,会慢慢变老的,要是到了最后你都还保持着年轻时的样貌,那往往只有少数的几种可能。其中对于人界修士来说最容易达成的一条便是在时间法则上有所涉及,可是在现在的修真界里这已经可以说是一种天方夜谭,人界里或许有些顶尖角色在空间法则上有所涉猎,但是在时间法则上可是几乎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