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贞观泥石流 > 第二百零三章 回庄
    李渊发飙的消息,在长安百姓们口中沦为谈资,并没有人关心破野头氏是不是真的该死。在王朝信用没有破产之前,百姓哪怕不怎么理解朝廷的一些作为,也还是会主动脑补朝廷的正确性,觉得朝廷永远正确,最多就是一些贪官污吏坏了名声而已。所以,民间的言论,侧重点都是破野头氏到底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竟会将隐居大安宫不出的太上皇激怒了,以至于落得鸡犬不留。至于朝廷官员,似乎集体选择性失明、失聪,朝堂上闭口不言,朝堂下风花雪月。……柴令武回到谯国公府,拜见兄嫂,见了在乳娘怀中的侄儿。大户人家的习惯,总是要请乳娘哺育孩子,跟后世完全不同。小家伙并不认生,乌溜溜的眼珠子好奇地盯着柴令武,咿咿呀呀的,似乎在问这是谁。“你好呀。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你亲亲的叔父呀。”裴氏在一旁笑道:“回叔叔,小名叫盼盼,大名还未曾取,欲待阿翁回来,一起去观中布施,求道长算算五行是否圆满,最好能赐下一个大名。”布施是佛教术语,裴氏似乎用错了,其实不然。佛教扎根中国数百年,充分吸收了本土道教的文化;同时道教也受了佛教的影响,《太上慈悲道场消灾九幽忏》里,就有布施的内容。哎呀,这个小名,国宝呀!柴令武微笑:“若是可行,不妨去宗圣观拜谒、布施。毕竟,当年阿娘起兵,多承了宗圣观的襄助。”柴哲威负手而笑:“还以为你不知道那段旧事呢。”应该用渊源比较准确,奈何要避讳啊!被侄儿肉呼呼的小手抓住,柴令武变得手足无措,唯恐自己力气用大了,伤到稚嫩的盼盼。一手从怀中掏出红、黄、蓝、白、黑五色丝线缠绕而成的长命缕,柴令武小心翼翼地交到裴氏手中。“嫂嫂请收好,这是我路过蜀州时,从青城山求取的长命缕,为盼盼系上能辟邪。”长命缕是长命锁的前身,在汉时已经传入北方,而青城山又是道教名庭,自然更有声望。到他们这地步,凡俗的金银玉器反而没那么在乎了。裴氏抱着盼盼退下,留下这兄弟二人细聊。“陛下几番与阿耶论起你的婚事。”柴哲威的消息就不太美妙了。柴令武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避不开的。生活,就像那啥,你既然无力反抗,就只能闭目享受。”泥石流系统大叫:“呸,老司机!”柴令武烦恼地喝了口茶汤:“你不明白,我蹲到唐兴县去避风头,皇帝二舅能将李明英遣到唐兴县去,我能避到哪里?吐蕃么?”说起来,吐蕃赞普弃宗弄赞比柴令武还年轻呢,人家才是真正的年轻有为,靠着大论“娘·芒布杰尚囊”等人的鼎力扶持,硬是将父亲身死后萎缩到山南的吐蕃,重新振兴起来,尽复旧地、迁都逻些,反压之前咄咄逼人的羊同。此时弃宗弄赞正与羊同有限摩擦,争夺高原的霸主地位,一时还顾不得其他。柴哲威叹气。虽然并不明白柴令武为何对这门亲事总有抵触,但这是亲兄弟,柴哲威不可能幸灾乐祸。“行吧,我转告阿耶,你自己把握好。”至于谯国公府的产业与柴家庄,基本平稳。倒是真有人想使绊子,仔细听过窦怀贞等四人的遭遇后,迅速偃旗息鼓了。柴令武能将这四个家世都不错的人拖去边荒的唐兴县挖矿,难道拖不走你?柴令武:造谣!诽谤!他们那是得了官身,当矿监好不?“柜坊倒是越来越做大了,洛州、并州、扬州、益州已经开个分号,最近正筹谋到齐州(后世济南)再开一个分号。现在,柴家柜坊在大唐已经稳坐一流行列。”柴哲威有些得意。至于说为什么柴家柜坊开了柜坊的新潮流,却还不能登顶,还真不是柴哲威能力不足。毕竟,再强的能力,赶不上如山的背景。柴令武的笑容骤然收敛:“齐州,十年后再说吧。”嗯?柴哲威意外地听到柴令武的反对意见,想了一下:“那就抛开好了。对了,太原王家、吴家、窦家、独孤家来求情,说他们家不懂事的娃儿在唐兴县已经吃了一年的苦,是不是可以放回来了。”柴令武将那四个孽障在因民矿上的恶行说了,直让柴哲威意外,连呼恶人自有恶人磨。柴令武喝干了茶汤,放下碗,若有所思:“他们是轮番而来,还是联袂而至?”这一点,区别极大。轮番是求情,联袂则可视为施压。柴哲威意外地看了柴令武一眼:“想不到你这粗枝大叶的性子,竟然会注意到细节了。没错,是轮番而来。”柴令武轻笑:“你可以回复他们,在你帮忙求情下,我同意让他们回来,不日会到吏部说明。至于后面的程序,他们自己办。”虽然柴哲威未必需要这个人情,但柴令武不能不给。……柴令武回柴家庄,便看到洛审行带着几名柴家新庄的汉子,按着横刀站在路口。“庄主回来了!”洛审行赶紧带人过来见礼。蒙柴令武收留,柴家新庄的人可不能忘了恩德。礼不可废。柴令武蹙眉:“怎么,这是有人来找麻烦?”柴哲威不是说柴家庄稳妥么?洛审行挠头:“也不是找麻烦。就是今天有个奇装异服的人,意图进入柴家庄,拜谒庄主,我们还以为是犯病的人呢,就把人赶走了。这不,怕他再来柴家庄,惊扰到李不悔娘子。”下人、部曲及地位略低的,称呼未敕封爵位的尊者女眷都是娘子、小娘子,李不悔被加个名字为前缀,是因为她是侧室。培训班的讲堂里,李不悔正气场十足地指着少府监的学员教训。“朽木不可雕也!你那手指头,咋硬得跟铁箸似的,不会弯曲吗?放松!如果实在不能放松,在后四指的指节上绑一截牛筋试试。呀!你们继续练习!”李不悔满面欢笑,矜持地出了讲堂,迅速跑到了柴令武面前。一年不见,李不悔的变化很大,不再是柴火妞。“家里可好?”“就是没有你,不太好。”啧,这女子都会撩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