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魔战场中的幸存者 > 第384章 魂窟
    “莫大人,魂窟要开启了!”华阳雄心立在门外,恭敬道。今天已经是第三天,华阳雄心早早来到这里,要带莫问前往魂窟。“好,我这就来!”莫问把小白横在自己胸前的手臂拉开,再把她缠绕的玉腿挪到一边。小白在莫问的一系列动作下,依旧睡得香甜。因为现在的小白,实在是太累了!莫问昨晚在住处释放了一个隔音结界。然后小白整晚都在纵情高歌。声音婉转动听,让莫问极度舒适。直到半个时辰前,可怜的小白才能睡下。“我们走吧!”莫问打开房门,又再次关上。“莫大人请随我来!”华阳雄心在边上引领莫问前行。一刻钟后,华阳雄心带着莫问来到蛮牛城后山处。这里有十来人站立,都是本次进入魂窟的人选和各部族的族长。“华阳部族的人已经过来,人已经到齐,我们出发吧!”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看到莫问和华阳雄心的到来,开口说道。老者说完,向一处山体走去。莫问好奇的看向老者。这位老者不简单,他是一位祖巫强者。天巫之上为祖巫,相当于神魔大陆的仙君境界。“那人是谁?”“莫大人,那是蛮牛城的大长老刑天楷,据说是一位祖巫强者。”华阳雄心解释道。莫问闻言,点了点头。“开!”只见刑天楷用手掌抵在一处山体上,向前灌注能量。不一会儿,山体上出现一个三丈高的漆黑洞穴。“本次入选名单之人,快速进入魂窟!”刑天楷扭头看向众人,沉声道。莫问等人闻言,朝着魂窟飞去。黑色洞穴把莫问吞噬,莫问进入魂窟后,脸色微僵。“这是墓地?”呈现在莫问眼前的,是一片广阔的墓地。这里到处是坟墓。不过这里坟墓和其他的坟墓有所区别。每一座坟墓,都是一座地宫。莫问发现,他进入的地方,周围没有任何人。“进入的通道,是随机传送的?”莫问看了四周一眼,皱眉道。华阳雄心和自己所说的情报中,并没有提到这回事。“还好,问题不大。魂窟每次进入的时间是一个月,时间一到,就会被传送到外界。”莫问小声嘀咕道。“这里的灵魂都可以收取,但低等级的灵魂对我用处不大,要去找高级灵魂才行……”莫问闭上眼睛,去感受高级灵魂力的位置所在。“咦?”“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高级灵魂体聚集?”莫问经过探查发现,有一处地方,有着成群结队的高级灵魂体聚集在一处。莫问朝着西北方向看了一眼,化作一道流光。两个时辰后,莫问来到目的地。这是一处庞大的地宫。它的范围不比蛮牛城小。莫问从地宫入口进入,发现地宫外围有不少灵魂徘徊。在外围的都是一些低级魂体。“这里好像有什么在吸引它们!”莫问发现,这些魂体都在往地宫深处而去。莫问释放出灵魂力,模拟成灵魂体,快速的在地宫中穿行。这些低级灵魂体察觉到莫问的强横气息波动,纷纷退避,让出一条路来。……华阳部族落脚处,小白正在大快朵颐。“小白大人,这些吃食可还满意?”华阳雄心微笑道。就在一刻钟前,小白大人起来让自己准备吃的,他让人给准备了一些,也不知道合不合对方的胃口。“嗯…还行!”小白把手上的鸡腿吃完,开口说道。“我爸爸进入魂窟了?”“是的,莫大人在四个时辰前进入到魂窟!”华阳雄心回答道。小白闻言,点了点头。“魂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小白出声询问道。“魂窟是一处秘境,里边会有许多魂体。听说一些强大的魂体,连祖巫也要避其锋芒。”华阳雄心把这两天探听到的消息详尽说出。小白闻言,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上次吞噬刑天魔神的灵魂,让她修为暴涨,吃到了甜头。小白听到魂窟有大量强大的灵魂体,心头一片火热。自己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要是自己再去吞噬一波,境界肯定会突破。“那里边的那些灵魂体,来自何处?”小白好奇道。“这些魂体有少数是我们巫族强者死后自行进入,其他的多数是秘境中自动产生。”华阳雄心回答道。“自行产生?”小白惊讶道。这处秘境,竟如此奇怪,可以产生灵魂体。难道,这是另一种生物群体?“是的,秘境中的环境适合灵魂体存活。除了身体是虚幻之外,其他的和我们差不多。他们可以相互结合,产生新生的魂体。”华阳雄心解释道。他在初次听闻时,也是震惊不已。这魂窟,竟然像是一处灵魂的世界。灵魂可以在里边生存繁衍。小白闻言,陷入沉默。“对了,吃饱之后我们先回华阳部族,不用在这里逗留。”小白突然开口说道。这是莫问交代下来的。他进入魂窟后,不用再等他,让小白先回华阳部族。因为在蛮牛城,莫问感受到有不少强者的气息存在,他怕小白留在这里,会出意外。“离开?我们不用等莫大人出来再一起走吗?”华阳雄心诧异道。“这是莫大人的意思?”“嗯…他让我们先回华阳部族,让我在那等他!”小白点头。华阳雄心闻言,心思活络起来。他还想着等莫大人出来,无论如何都要让莫大人在部族中留一段时间,好帮助自己稳固自己所辖部族的统治。等下边部族的人都见识过莫大人的实力后,自然会变得服服帖帖。现在自己等人和小白大人先回去,有小白大人在,也是足够了!“好的,小白大人您慢慢吃,我这就安排下去……”华阳雄心躬身行礼道。“嗯…你去安排吧,我吃完就去找你们……”小白闻言,点了点头。“是!”华阳雄心躬身告退。“那魂窟,我要不要也去一趟?”在华阳雄心离开后,小白舔了舔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