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魔战场中的幸存者 > 第383章 战水东流
    水东流飞身落在擂台上,与莫问四目相对。莫问看着对方,一副云淡风轻。水东流则是皱起眉头。“两位,可准备好了?”裁判询问道。“准备好了!”水东流回答道。莫问则是点了点头。“比赛开始!”裁判宣布完毕,退到擂台边缘,把场地让给两人。裁判的话音刚落,水东流就感觉到身体变得迟滞。“哼!你这招对我可没用!”水东流冷哼一声。只见他脖子上的白骨项链白色光芒亮起,在他的体表形成一层光膜。光膜出现,水东流的身体也是为之一轻。这条白骨项链,竟然有隔绝灵魂力的神奇特性!“精神念师很强,因为他的攻击手段让人防不胜防。不过你的精神攻击对我无法施展,你输了!”水东流看向莫问,冷笑出声。“那可未必!”莫问嘴角微翘道。灵魂力攻击,只是他的一种手段而已。“是吗?你的最强手段对我无效,你拿什么赢我?!”水东流双眼微眯。“谁说那是我的最强手段?”莫问闻言,咧嘴一笑。水东流瞳孔微缩。“灵虚剑指!”莫问并指成剑,指向水东流!一道青绿色幽芒从莫问手指中迸射而出,撞向水东流。青绿幽芒发出恐怖的音爆声。所过之处,空气被粗暴切割。“蛮荒战体!”水东流感受到青绿幽芒中传出的恐怖能量,连忙进行防御。只见水东流浑身肌肉凸起,身上的衣服绽裂。水东流整个人身形拔高,变成一丈来高的巨人!轰!青绿幽芒打在水东流的胸口,光芒炸裂,在他胸口上留下一个红点。轰!水东流一步踏出,地面震颤。硕大的拳头朝着莫问砸去。“咻!”恐怖的音啸声发出,拳风凌厉。“莫大人,小心!”华阳雄心看到水东流的凌厉拳势,惊呼出声。小白瞥了一眼场上的情况,再次专心致志的应付手里的食物。李渊看向小白,见对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震惊不已。看来,小白大人对莫大人有十足的信心。轰!莫问的拳头和水东流的拳头触碰到一起,发出一阵轰鸣。水东流的手臂传来一阵巨力,他不得不退后一步,卸去强劲的力道。水东流看向莫问,瞳孔微缩。因为他发现,莫问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你是体修!”水东流沉声道。对方的体魄,强得令人发指!“你只有这种强度吗?”莫问看向水东流,眉头微挑。水东流闻言,脸色铁青。莫问一步踏出,主动进攻。天水部族的人看到自家族长在莫问的进攻下,节节败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战在一起,发出激烈的碰撞声。轰轰轰!眨眼之间,两人对碰三拳!每次碰撞,莫问都向前迈步。水东流在每一次对碰中,被巨大的力道震退。三拳下来,他已经退到了擂台边缘。“猛虎出击!”水东流一步踩在擂台边缘,向前轰出一拳。一道虎啸声传出,一只老虎虚影从水东流右臂浮现,猛扑向莫问。“龙拳!”莫问看着奔袭而来的老虎虚影,大喝一声。一道金色龙影,几乎凝成实体,朝着老虎虚影扑去。“吼!”龙吟声响起,金色龙影尾巴一甩,速度激增,悍然撞向前方。老虎虚影与金龙相撞,老虎虚影一触即溃。金色龙影继续向前撞去,撞在水东流的身体上。“啊!”水东流口吐鲜血,身体倒飞而出。在他的胸口上,有一个恐怖的血洞出现。轰隆!水东流摔倒在场外,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族长!”天水部族的众人看到这一幕,惊呼出声。水银川身形一闪,在看台处消失,然后出现在水东流身边。“族长,你没事吧?”水银川看着倒地不起的水东流,开口道。“没事,小伤!”水东流咳出一口血,摆了摆手。水东流说完,身躯开始缩回正常大小。他胸口上的伤口,也随之变小,变成两指大小的伤口。这么一看来,的确是小伤!“咳咳…这一次,我们输得不冤!”水东流空中咳血,双眼微眯道。“对方不是天巫,他的实力,已经达到祖巫层次!”刚才那一击所发出的能量波动,已经超越了天巫层次。“我们是不是赢了?”华阳部族的一位地巫高手突然开口说道。“这…好像是赢了……”华阳雄心回过神来。“应该是赢了,水东流被打飞出场外,按规则来说,我们赢了!”李渊开口说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赢了不很正常吗?”小白撇嘴道。这人很弱的好不好?爸爸赢他不是很正常?“华阳部族挑战天水部族一战中,华阳部族获得最终胜利!”裁判宣布比赛结果。“本次华阳部族挑战成功!”水东流被打飞场外,已经算是落败。所以这场比试,由华阳部族获胜!“赢了!我们赢了!”“超级部落!我们华阳部族成功晋级为超级部落了!”华阳部族的众人闻言,欢呼雀跃。莫问看裁判已经宣布结果,飞身回到华阳部族的区域。“多谢莫大人出手相助!”华阳雄心朝着莫问拱手行礼道。“不用客气,你我各取所需罢了!”他一直惦记着华阳雄心所说的魂窟,至于其他的东西,他没过多关注。“大人放心,魂窟的名额属于大人,其他的东西,只要大人看上,可尽数拿走……”华阳雄心恭敬道。超级部落的名头和管辖范围,可以让后续的资源不断产生。“不用,我说过了,只要魂窟的名额,其他的东西,都归你们所有。”莫问闻言,摇头拒绝。“莫大人,按照规矩,魂窟将在三天后开启。这边大局已定,还请大人和我们一同回去休息。”华阳雄心提议道。“还有三天吗?那我们先回落脚的地方再说……”莫问点头道。“莫大人,小白大人,请随我来……”华阳雄心恭敬道。随后,一行人离开了比赛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