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一九七七 > 第126章 面熟的女生
    林峰点头微笑,回应着。
    四人间,上面是床,下面是书桌。
    整个宿舍很紧凑,可令林峰意想不到的是,还有独立卫生间!
    这个能是外省学生的特殊待遇吧。
    林峰找到了自己的床铺,然后将床褥铺开。
    这时,宿舍又进来一个男生。
    “逐个好……”
    林峰微笑着,看着刚进来的人,有些心累,闽南语!
    哎!
    偌大的华夏,普及普通话势在必行!
    广东人有了,福建人也不能少。
    传闻广东人有一道美食叫煲仔饭,后来小孩子有了保护法,他们就盯上福建人。
    广东人很热情的与福建人交谈着。
    “靓仔,你是哪里人?”
    “靓仔,我是广东潮汕的。”
    咦?林峰心中一懔,他俩怎么都说普通话了?
    看样,全国普通话推广,还是很不错的。
    林峰收拾好了床铺,把手提包放进橱子内。
    “两位同学,我出去一趟了。”林峰说道。
    两位广东人一致回道:“靓仔,你去吧!”
    林峰刚一出门,就听见他俩聊道,“这位舍友口音,一听就知道是北方人……”
    这口音也是神奇,全国这么大,听几句常用语,就能猜到大致省份。
    林峰走到运动场,找到了徐扬、徐青。
    两人正在看别人打乒乓球。
    大学的球桌好像是钢的,也有了中间的球网。
    “徐扬姐!”林峰喊了一声。
    “林峰,收拾好了?”徐扬回道。
    “嗯,收拾好了,四人间,还有一间独立卫生间。”林峰回道。
    “不会吧!条件这么好!”徐青说道。
    “我和小青的宿舍,都是六人间,只有公共卫生间!也太不公平了!”徐扬抱怨道。
    “要不是离家太远,我都想回家住!”徐青附和着。
    “人多点也好,热闹些!”林峰回道。
    “那倒是!六个人怎么也能凑一桌麻将!”徐青说道。
    “小青,你还提麻将,你看姨妈,都不理你了!”徐扬说道。
    “姨妈就是小心眼,我也懒得理她!”徐青说道。
    林峰听明白了,难怪刘姨对姐妹俩的态度相差这么大。
    “徐青,打麻将你赢了刘姨什么东西?”林峰问道。
    “没什么,就一百多块钱。”徐青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止吧!我听姨妈说,过年的那几天,她还有她的两个姐妹,输得眼都红了!”徐扬说道。
    “姐,姨妈,她这个人,你还不了解,吃一点亏,就满世界嚷嚷,不愿吃一点亏。除了对你,我没见过她对谁大方过。”徐青说道。
    “姨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还是很关心你的!”徐扬说道。
    “不聊这个了!咱们出去逛逛吧!”徐青提议道。
    “行!咱们去复旦大学?好像离这里很近。”林峰问道。
    “很近,也就三里路,我一个同学就在复旦,我带路,咱们找她蹭饭!”徐青说道。
    二十分钟后,三人便到了复旦大学。
    同样是人来人往,新生以及新生的家长,络绎不绝。
    复旦大学也有一个伟人的雕塑,不过是负手而立。
    看样挥手这个动作,对制作工艺要求较高。
    只有同济这种建筑类名校,才能有能力做出来。
    正当三人漫无目的闲逛的时候,林峰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
    林峰停下了脚步,仔细观察着这个人。
    是一个女生,正在将她的父母送出校园。
    “哎!姐,复旦大学的女生好像多一些!”徐青说道。
    “那是自然了,复旦大学文理科较多,同济工科较多!”徐扬回道。
    姐妹两人走了十几步,才发现林峰没有跟着。
    两人转身回头,正好看见林峰在愣神。
    徐青轻声的说道:“林峰,不会是看见美女拔不动腿了吧?”
    “小青,少胡说!”
    徐扬返身朝林峰走去。
    徐青则跑了几步,先姐姐一步,跑到林峰身后。
    “林峰,看美女呢?”
    “啊!”林峰回过神来,“没……没看!”
    “那看什么呢?”徐青继续问道。
    “刚才看见一个人,感觉在哪见过。”林峰回道。
    “见过?女的?”徐青问道。
    “嗯!”林峰还在回想着,这个女孩长得像谁。
    徐扬也走到林峰身前,指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那个女同学?”
    “是的,徐扬姐!”林峰回道。
    “模样看上去,挺像大榆树公社那边的样子。”徐扬说道。
    “你们俩,真是的,磨磨唧唧!去问问,不就得了!”徐青说着,便走向了那个女生。
    “小青,问问她是哪里人,就行了,别乱说!”徐扬嘱咐着。
    “知道了,姐!”徐青答应道。
    这时,女孩的父母已经出了校门,女孩正好准备返身回去了。
    转身的时候,恰巧撞在了徐青身上,吓了女孩一大跳。
    “哎呀!同学,不好意思,撞到你了,你没事吧!”女孩有些慌乱的问道。
    “没事没事!同学,听口音,你是东山人?”徐青问道。
    女孩听了这话很是高兴,以为在他乡遇到了老乡,“同学,你猜的真准!我就是东山人,你也是东山的?”
    “阿拉是上海人,不过我姐在东山下过乡,她算半个东山人!”徐青说道。
    “真的?你姐在哪下的乡?”女孩问道。
    “好像在鲁南地区,叫什么大榆树公社。”徐青回道。
    “挺巧的,我老家在合枣地区,就跟鲁南地区紧挨着!”女孩说道。
    “那,真是挺巧的,我叫徐青,你叫什么名字啊?”徐青问道。
    “我叫孔令莹。”女孩说道。
    “孔令莹,好,我记住了,很高兴认识你!”徐青说道。
    “我也很高兴!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孔令莹问道。
    “我不是这个学校的,我是来找我同学玩的,那你忙吧,我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徐青问到了想知道的内容,就想结束对话。
    “好的,再见了,同学!”孔令莹摆摆手,道别。
    “再见!”徐青也摆摆手。
    孔令莹就离开了。
    “林峰,姐,她是合枣地区的,叫孔令莹。”徐青说道。
    “合枣地区,孔令莹!我终于想起,她长得像谁了!”林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