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成暴君的甜软小娇包 > 第128章 她眼圈倏地红了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如同松鼠进食般,腮帮一鼓一鼓的,他抬手戳了戳她的小酒窝,“好吃吗?”
    秦瓷点点头,“秦瓷妹妹——”这时远处传来司叶叶的声音。
    她抬头,只见司叶叶站在山底下,冲她挥舞着手。
    她囫囵吞枣吃完了糕点,一边擦嘴一边跟秦琛告别。
    秦琛眼睁睁的看着小姑娘奔向他那弟弟,嘴角勾起一抹惨绝人寰的笑。
    他那一家人也是绝了,大皇子抢本该属于他的位置,五皇子抢他的小姑娘。
    他看着远处的二人,从怀中拿出一只玉雕的大白兔,在手中把玩片刻,丢进了泥水中。
    ……
    司叶叶从身后取出几只花,害羞道,“瓷儿妹妹,这是我自己编的花,嘿嘿送给你。”
    秦瓷接过花,这是用棕榈叶编织而成的,一圈接着一圈,好不漂亮。
    她刚想说谢谢,司叶叶忽然握住她的手,紧张兮兮道,“瓷儿妹妹,你猜我在山上看到了什么?好几具尸体!都被压在泥土里,有的尸体都被野兽吃的只剩骨头了!”
    秦瓷一愣,“你怎么上山了?这里刚发生山体滑坡,很危险的。”
    “嘿嘿,就知道瓷儿妹妹心疼我。”
    秦瓷语塞。
    她只是怕他出什么问题,东燕皇发怒。
    “你确定那是人?”
    秦厉城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逼问司叶叶。
    司叶叶看见未来岳父,恭敬点头。
    众人面面相觑,秦厉城早就发觉不对劲,此时并未多惊讶,看向司叶叶道,“带路。”
    司叶叶对秦厉城那叫一个言听计从,闻言立马上前带路。
    那副殷勤模样,亲爹看了都要怀疑是不是亲生的。
    秦瓷则是被留在山下,见大家都在忙着救灾,忽然她被地上的金闪闪的东西吸引视线。
    另一边。
    梅知府在灾民家里紧张兮兮的来回踱步,这时护卫终于从外边进来。
    他忙不迭上前询问,“都处理妥当了?”
    护卫认真道,“回知府,都安排好了,这些村民不会多说一个字的。”
    梅知府这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被他踹在角落里的梅夫人,又踹了一脚恶狠狠威胁,“臭娘们,把嘴给老子闭紧了,要是透露出半个字,老子弄死你!”
    梅夫人捂着肚子满脸痛苦,却仍不屈道,“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你所做的终究会自食恶果!”
    梅知府面露凶狠,抓起梅夫人的头发左右开弓,“看来你是想死了!”
    护卫很有眼力劲的守在门外。
    不知过了多久,大门打开,梅夫人左摇右晃从房间走出来。
    ……
    知府府邸。
    秦瓷将自己从地上捡到的金子递给秦厉城,秦厉城研究一二道,“看来渝州的水比之前想的还要深,都敢私挖金矿了。”
    他们到山上之后果然发现了大批死尸,并且发现了金矿,想来那么多死尸,以及遇难灾民都是在挖矿时遇到山体滑坡,来不及跑才遇难的。
    赵扬拎着刀,满脸怒火道,“皇上,如今证据确凿,臣这就去把梅长风抓起来!”
    渝州藏着金矿,身为知府怎么会不知道,定然是他私吞了!
    秦厉城摇头,一个计划悄然形成。
    “不急,去告诉梅长风,明日朕便启程去其他地方,让他好好安顿这次山体滑坡受伤灾民。”
    赵扬眼神一亮,忙不迭转身去办。
    在她走后一名侍女走进来,告诉秦瓷他看到梅夫人已经回府了。
    她起身与父皇告退,去了梅夫人居住的地方。
    梅夫人正卧榻休息,见到秦瓷满脸惊讶,“七公主,你怎么进来了?”
    如今梅长风已经将她囚禁,任何人都不让她见。
    秦瓷实话实说,“护卫见我是个五岁小孩,便没提防。”
    梅夫人苦笑,“梅长风他野心勃勃,私自开发金矿,我有心阻止奈何人微言轻,无能为力,这次更是因为防范措施没做好,遇到山体滑坡,导致矿工伤亡惨重……”
    秦瓷静静看着她阐述。
    她能够冒天下之大不韪开医馆成为坐堂女医,就足够说明她不是个平常女子,她心怀天下,心系百姓。
    若是本来她可以忍受梅长风私自挖矿的罪行,那么这次矿工伤亡是她反抗的开始。
    聆听完她的话,秦瓷开始询问关键问题,“梅长风手里掌握这么大的一座矿山,必然有出手的买家,你可知都有谁?”
    梅夫人细想一番,摇头道,“他向来谨慎,这些我并不能接触到,只是每月都会一个南疆人来府上小坐,每次谈话都会将人遣散出来。”
    南疆人……
    能买金矿的定然是足够有权势的人,所以定然是南疆举足轻重的人物。
    得到这个关键信息,秦瓷注意到她布满手臂的伤痕,认真道,“梅夫人,我可以带你走。”
    她留下来,梅长风定然不会让她好过的。
    梅夫人轻笑,脸上露出一抹凄凉美,“没用,我若是走了,他定然会察觉事情败露,会杀了我全家人,我只有留下来,他才不会发现端倪。”
    本就是两家联姻,她对梅长风毫无情爱,如今她只盼梅长风能被绳之以法,为那些被抓去挖矿死掉的矿工鸣冤。
    她从暗格拿出一本书放到秦瓷手中。
    一遍一遍爱惜的抚摸泛黄的封面,“这是我毕生之研,里边有针对碎骨重塑的治疗疗程,梅长清天资聪颖,若是我没了,她会代替我治好四皇子。”
    秦瓷只觉如鲠在喉。
    她只能点头,将书籍装好离开房间。
    一路上她撑着纸伞,却无从欣赏属于江南的朦胧细雨,雨水打湿了鞋袜,洗净了芭蕉叶。
    回到房间,她一眼注意到圆桌上放着的汤盅。
    她走上前打开盖子,麻辣兔肉的香气扑面而来。
    她心里咯噔一下,注意到桌上还有张纸条,怀着一颗紧张的心打开。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兔子已经不幸身亡,我把它做成了麻辣兔肉,让它陪你走过最后一段路吧。”
    秦琛亲笔。
    麻辣兔肉……
    她的大白兔……
    她眼圈倏地红了,一路直奔秦琛的房间。
    “秦琛,你这个杀兔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