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和影帝组CP后我爆红娱乐圈 > 第183章 净身出户
    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心甘情愿的做一个人的替身。
    她今天来找她,就是要告诉她这个残忍的真相。
    既然暂时不能撬动祈容的心,那就从晏卿离入手。
    让她知道她就是个替身,让她自己主动把祈容身边的位置还给她。
    让她自己明白,是她霸占了一个本不该属于她的人。
    她暗暗得意着,却听见晏卿离突然笑出了声。
    像戏谑,像捉弄,又似讽刺。
    淼淼皱眉,想仔细的分辨,晏卿离的笑声戛然而止,唯有脸上的笑意,还没散去。
    淼淼不解的看着莫名失笑的晏卿离:
    “你笑什么?”
    她难道不该是愤怒吗?
    合起桌子上的试卷,晏卿离起身,随意整理了压皱的裙摆,视线居高临下又漫不经心的落在淼淼脸上:
    “你找我说这些话,是因为你自己也知道你在祈老师心里,并没有那么重要吧。”
    淼淼脸上的得意,一下子僵硬,旋即碎裂,一丝怨怼也渐渐浮现出来:
    “你知道什么,当初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被绑架,更不会跟家人失散这么多年!”
    看着明显恼羞成怒的淼淼,晏卿离嘴角扬着浅浅的弧度:
    “那你只能用这一点愧疚道德绑架祈老师吗?”
    淼淼望着淡定又自信张扬的晏卿离,只觉自己像个色厉内荏的小丑。
    “没事的话,我要回去写作业了。”
    见她不说话了,晏卿离拿起试卷准备回去。
    淼淼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甘又愤怒,可她的愤怒,又没有底气支撑。
    因为,她在祈容心里,什么都不是。
    不甘的收紧十指,妒意如同汹涌的黑色浪潮,在她眼底疯狂的翻滚。
    早晚,她会成为祈容的女人!
    十一假期转眼结束,刚收假第一天,晏卿离接到了陈淑慧怒轰冲天的电话。
    一放学,都没来得及跟祈云打招呼,背着书包就欢天喜地的往家里冲。
    今天有好戏看呢~
    到家。
    气氛恐怖,似乎弥漫着火药味道。
    陈淑慧一看见她,眼底愤怒的火焰,顿时烧的噼里啪啦作响,差点没把晏卿离烧死:
    “晏卿离,我这些年也没亏待你吧,你竟然把那些照片给你爸看,你到底要做什么?”
    晏堂安的助理已经查出了陈淑慧和张强私通的事。
    俩人背着晏堂安,开了几十次房。
    甚至,有几次还是晏堂安生病的时候。
    想到自己还在生病,老婆去跟其他男人在外开房,晏堂安顿觉自己浑身都散发着莹莹绿光。
    跟绿巨人一样绿。
    晏卿离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
    “妈,我是相信你的,我只是想让爸调查清楚还你清白而已。”
    晏堂安见陈淑慧都被捉奸了,还能理直气壮的对晏卿离发火,气的嗤的冷笑道:
    “陈淑慧,你自己看看你做的那些事,你怎么有脸指责阿离?”
    “我做什么了?我是被冤枉的,照片是给她给的,谁知道是不是她P出来的图。”
    陈淑慧现在对晏卿离连最起码的伪装都不想装了。
    一看见晏卿离,她的火气就会像火山一样不可控制的爆发:
    “就因为她,这几个月家里不知道发生多少事了,晏堂安,我任劳任怨的跟着你这么多年了,你现在居然还信她的话,觉得我出轨了我背叛你了,你到底还有没有心啊!”
    “你别一直去怪她,快递来历我都查了,根本不是阿离弄的,是你那个老相好发来的,你要是不信,你自己找人调查。”
    晏堂安冷冷的开口:
    “你说你跟我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相信你跟我这么多年,居然还能背叛我,陈淑慧啊,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居然会往我头上戴绿帽?”
    陈淑慧一听照片是张强发给晏卿离的,当即不信:
    “不可能,他干嘛发给晏卿离啊?”
    “谁知道他要干嘛,但照片里的人是你跟张强吧,开房记录我也让人调查了,一个月十多次,陈淑慧,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么饥渴难耐啊?”
    晏堂安差点被她的理直气壮的样子气笑。
    都到这种地步了还不承认。
    那是不是得亲眼看着她跟张强苟合,才肯承认?
    陈淑慧不知道晏堂安已经调查了这么多,她不由的有些心虚起来:
    “我没有跟张强开房,肯定是有人在污蔑我。”
    “行了,证据都在这儿了,你也别再解释了,看在瑶瑶的份上,我不想跟你把事闹大,明天早上去领离婚证,瑶瑶以后也跟着我,我可不想她被继续你这种母亲带坏。”
    感受着头顶闪闪发光的绿帽,晏堂安已经不想再跟她多说一句话:
    “至于财产,是你出轨在先,你就净身出户吧。”
    一听他竟然一分钱都不给的就想离婚,陈淑慧当场不乐意的叫喊起来:
    “净身出户?不可能!”
    “那你想怎样?”
    晏堂安冷冷睨着她,眼里的嫌恶和憎恨要多明显有多明显。
    出轨就算了,还找个山包里的穷鬼,真够丢人。
    陈淑慧见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也不再藏着掖着,环胸,往沙发上一坐,嗤笑一声,捣鼓了几下手机,把手机丢过去:
    “你觉得我想怎样?”
    晏堂安皱眉看了她一眼,捡起她丢在沙发上的手机。
    下一秒,怒火更盛:
    “你找人调查我?”
    手机屏幕上是他跟小情人同出同入的照片,往后又翻几张,还有开酒店或者车震照。
    露骨的很。
    “你要是没干对不起我的事,能害怕被我调查?”
    陈淑慧不再像之前那样愤怒,坐在沙发上,一脸的讽刺。
    晏卿离安安静静的降低存在感,开开心心的在一边吃瓜。
    晏堂安把手机丢回去,理直气壮道:
    “我辛辛苦苦在外面挣钱养这个家,让你吃穿不愁,找个情人怎么了?”
    古代的男人还三妻四妾呢。
    他没干出“宠妾灭妻”的事,已经算好男人了。
    反倒是她,花他的钱,还不尽妻子该尽的责任,要是在古代,早浸猪笼了!
    陈淑慧被他厚颜无耻的言论气的发笑:
    “你意思是我在这个家就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这些年,要不是她帮他在那些富太太们之间周旋,他的生意能做的那么顺?
    晏堂安不以为意:“你一个女人能有什么作用,总之,我告诉你,你休想从这个家捞到一毛钱!”
    背叛他,还想要钱,白日做梦?
    “我没作用,林诗颜能死的——”
    见他一分钱都不肯给,陈淑慧气的失去理智,张嘴就提起林诗颜。
    晏堂安惊的赶紧什么都顾不上,一巴掌狠甩过去。
    又不安的看向晏卿离,见她眨巴着眼睛,一脸迷茫,沉声道:
    “上楼去。”
    是命令的语气。
    “可是爸,妈刚才说母亲——”
    晏卿离试图追问林诗颜的事。
    晏堂安脸一沉,阴鸷又凶狠:
    “让你上楼就上楼,怎么那么多废话?”
    闻言,晏卿离哦了一声,只好上楼。
    待晏卿离上楼后,晏堂安铁青着脸,恶狠狠的瞪着脸被扇肿的陈淑慧:
    “你要是想坐牢,尽管到处嚷嚷!”
    陈淑慧后知后觉自己差点把自己送进牢里,但被扇的生疼的脸,让她怒火不曾消减:
    “你也知道怕啊,你要是不给我钱,我不介意大家一起坐牢!”
    陈淑慧眼神幽怨的盯着晏堂安,威胁道。
    反正,又不是她一个人杀死林诗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