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次元世界穿越记录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周之十月,畜之三月
    欣赏了一会后,何全在她们毫无察觉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浴室。
    少女们出浴后身上弥漫着一股香香的味道,明明都用的是同一种沐浴露和洗发水,身上却会散发出截然不同的香味。
    睡前何全挨个拥抱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少女们身上的味道展露无遗。
    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卧室,挨的很近。
    由于一月现在还太小,    晚上睡觉时需要人照看,何全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稍微年长一点的小九月,她也非常乐意,两人睡在一个房间。
    就在何全准备离开时,六月伸出小手,拉了拉何全的衣角,水汪汪的大眼睛,眼角含泪,一副可怜兮兮的娇弱样子,甚是可爱,柔弱道:“我一个人害怕,要不我们一起睡吧?”
    下一秒,眼神饱含杀气的小九月和八月冲刺到六月面前,一左一右,两人同时跳了起来,一记飞踢。
    两双柔软小巧的脚踢晕了六月,然后两人把晕过去的六月给拖进了卧室里,扔到床上去。
    小九月锁上六月的卧室门,拍了拍手:“真是的,整天就知道犯花痴。”
    小八月也一脸淡定的摇摇头:“令人堪忧。”
    何全眼角微微抽搐,他挥挥手,说道:“早点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晚安。”
    “晚安。”
    小九月和小八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离开宿舍区,何全来到了黑月岛内的某处房间。
    这里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培养罐,一位深蓝色长发的小女孩漂浮在其中。
    她闭着眼睛,靓丽的深蓝色长发飞瀑般漂浮,    秀挺的琼鼻,    秀雅绝俗,脸蛋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清雅高华的气质。
    身上缠绕着白色绷带和数条细线。
    绷带是为了防走光,而细线则让她的脑域与计算机相连,就算身体在培养罐内,也能不断的学习外面世界的知识。
    何全伸手触碰培养罐,里面的小沧月在睡觉,因为身体原因,她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看着小沧月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巨大空旷的培养罐内,何全眉头微皱,感觉有些不妥,于是他也走进了培养罐里。
    培养罐很大,像个巨大的游泳池,甚至可以在里面畅游。
    用指尖轻轻戳了戳小沧月的脸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便不再有反应,    看样子还在沉睡,    没有醒来的迹象。
    随后,何全从身后轻搂住沧月娇小的身躯,    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白色暖光,将两人笼罩其中。
    他曾在古悉兰帝国的时候,就复制过数种类似极限治愈术的治疗系异能,后面又复制了艾米博士的极限治愈术,现在用来治愈小沧月的身体问题。
    当然,何全也可以用别的方法一次性彻底将小沧月身上的副作用问题解决,而不需要这样麻烦。
    但他乐意。
    就想这样抱着不会反抗,也反抗不了的小沧月......
    “桀桀......”
    何全故意凑到沧月耳边,发出阴恻恻的笑声。
    沉睡中的小沧月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目如画,她的眼安安静静的闭着,狭长的睫毛如同一把小扇子,盖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细腻,洋溢出公主般的高贵气质。
    就这样抱了一会,身上的暖光渐渐消失,何全盯着小沧月身上的绷带,仔细想了想。
    这么久了这个全身绷带的造型感觉有些看腻了,于是他动手把小沧月身上缠绕的绷带换成了......三个创可贴。
    何全从培养罐里出来,身上的衣物并没有被里面的液体打湿。
    他静静地站在培养罐前,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欣赏着培养罐内换了个新造型的小沧月,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晚安。”
    也不管小沧月能不能听见,何全微微一笑,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整个黑月岛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小九月等人,小沧月也不用担心只有三个创可贴而走光问题。
    嗯,自己真是贴心他妈给贴心开门,贴心到家了。
    岁月像一把雕刻刀,永无休止地雕琢着世间万物,也镌刻着形形色色的人。
    好在何全除外,岁月这把雕刻刀雕刻不了他,因为他一直都是色色的人。
    就在何全离开后,房间中,巨型培养罐内的小沧月猛然睁开眼睛。
    目光清冷的看着何全离去的背影,她又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贴着的三个创可贴,脸上泛起一丝绯红,咬牙切齿,可惜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叹一口气。
    没过多久,小沧月再次闭上眼睛,继续沉睡。
    就在她闭上眼睛之后,房间内的某个角落中,隐身后的何全嘴角含笑,不动声色的拍下了刚刚小沧月既羞涩又气恼的小表情。
    嗯,看样子小沧月大概很满意她的新造型。
    紧接着,何全脚下黑影出现,一步迈出,来到了亚马逊丛林的深处。
    两个身上沾满泥土,浑身伤疤,头发凌乱脏的小男孩在这里搭建了一个小小的庇护所,简陋的设施,就连遮风挡雨都比较勉强。
    其中一位白发小男孩虽然身上满是泥土,衣服也是兽皮,像个野人一样,但依旧看得出他长相清秀俊俏,有着一双深蓝色的眼睛。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周之十月。
    而另一位,表情冷漠,身穿兽皮的红发小野人,更是名声显赫的畜之三月。
    这两人同样是古悉兰文明的后裔,何全提前了两年将他们解冻,并带到了亚马逊丛林深处,磨炼两人的意志与肉体。
    周之十月,现已经觉醒了第七感,拥有八元素之一的火系异能,但他用起来就是一个纯纯的大号打火机。好在,他用驭火之术,对付对付丛林中的野兽足够了,以至于两人能够活下来。
    在他觉醒异能之前,两人一直过着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觉醒后总算能吃上熟肉了。
    畜之三月,未来会拥有八元素中的金元素,只是现在还未觉醒第七感,不过他从醒来后就一直生活在亚马逊深处,又没有任何工具,活的可谓是异常艰苦。
    好在,他在这样的高压环境下,顺利觉醒了第六感,拥有强出常人百倍的身体素质,哪怕现在还是小孩,在丛林中活下去已经足够。
    “哦?已经觉醒了第七感吗?”
    一道声音传入两人耳中,周之十月与畜之三月同时感受到,无比的寒冷从心头泛起,周围的温度直降,树叶结霜,他们的血液都要冻僵。
    但两人都觉醒了第六感,身体素质非同一般,立刻反应了过来,抬头看去,便看到一名黑袍人站在十多米外,脸也被遮住,看不清黑袍人的样貌。
    黑袍人周身浮现幽光,极冷的寒气就是从上面传出来的,就连周之十月的异能火焰在黑袍人面前都无法燃起,只能被迫感受四周的寒冷。
    寒风凛冽,急剧的变化使得天上飘起了白雪,不一会儿的功夫,四下里已经一片雪白。
    周之十月与畜之三月只能在这刺骨的寒风中咬紧牙关。
    黑袍人走近两人,四周的寒气瞬间消失,温度变了回去,天空中与地面上的白雪全部消失,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但两人清楚,刚刚绝对不是幻觉。
    “老板。”
    “老板。”
    周之十月与畜之三月在黑袍人面前低下头,恭敬道。
    他们自有意识以来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地方,眼前的黑袍人并不是父亲,而是老板。
    “嗯。”
    身穿黑袍的何全点了点头,语气平静道:“你们现在还是太弱,你们就继续在这里磨炼自己的力量吧,时机成熟,我自会带你们离开。”
    整个亚马逊丛林都被何全用异能笼罩,他们两人是不可能靠自己走出去的,唯有何全解除外界的异能封锁。
    何全说完,正要转身离开。
    下一刻!
    周之十月突然动手!
    火焰腾升,四周的温度瞬间拔高!
    他俯身冲刺,速度奇快,身影迅捷,熊熊烈焰在掌中燃烧,蓝色的眼眸散发着冰冷的寒光,一个呼吸之间!已然来到了何全背后!
    面对周之十月这种大号打火机,何全完全没必要躲闪,仅是迅速转身,抬腿一脚踢中周之十月腹部。
    一秒不到,在畜之三月还没反应过来,周之十月就已经倒飞出去。
    身体突然受到重创,周之十月喷出一大口鲜血,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踢碎,肉眼甚至没有看清何全的动作,就被击中。
    紧接着,在周之十月还未落地之时,何全身影已经来到十月身前,手掌稳稳抓住周之十月脑袋,将其提起。
    他只需再轻轻用一点力,周之十月的脑袋就会当场被捏爆,血肉横飞。
    但下一秒,几乎被一脚踢得濒死的周之十月直接爆种!全身气焰暴涨!火焰在顷刻间爆发而出!
    烈火如日,周之十月释放出的火焰像有生命般包围了整座山林!
    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发了疯似的,随风四处乱窜,企图把周围的一切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仿佛要吞噬一切!
    火焰升腾,遮天蔽日,把太阳的光芒都掩盖了,直冲云霄。火海满天横流,疯狂燃烧的火浪,光彩夺目,张牙舞爪地仿佛想要把天空也吞下去。
    然而,所有火焰却自动绕开,熊熊烈焰的烈火好似被一道无形的墙面隔开,未能触及到何全身上的黑袍丝毫。
    何全挥了挥手,吞噬一切的火焰如幻觉般尽数消失不见,四周的温度也变了回去。
    看着周之十月被何全风轻云淡的在几个刹那间打到吐血,并轻松擒住。
    畜之三月呼吸一滞,心头震撼不已,如临大敌!
    惊骇到瞳孔放大,喉咙里想要说些什么。但在直击灵魂恐怖的压迫下,此时什么话也说不出。
    一股无比强烈压迫感,就像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让身体不得动弹。
    不!
    不是像!
    而是真的有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压在身上!
    豆大的冷汗从额头缓缓流下。
    仿佛一把无形利刃插入了心脏,呼吸都变得困难,死亡近在咫尺。
    “老板......”
    畜之三月顶不住压力,直接跪下,双膝陷入泥地。
    何全随手丢掉十月,并用恢复异能将他体内的伤全部治愈,语气十分满意,表扬道:“周之十月,这次表现得不错,可惜力量太弱,还需继续磨炼。”
    没错,何全给他取名就叫周之十月。
    这位周之十月沉迷幻境,无视作为兄弟姐妹的黑月铁骑全员被砍的深仇大恨,明知是幻觉却放弃抵抗,主动送上自己的人头,任由别人杀掉。
    长期生活在野外,亚马逊丛林这种时刻面对野兽的高压环境下,尚且年幼的周之十月对第七感的开发达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地步。
    “我明白了。”
    周之十月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坚毅的表情,目光如炬,双眼好似燃烧着熊熊烈火,他表示:“下次!我不会再输了!”
    何全:“......”
    你这蠢货哪里的自信?
    御火之术作为八元素之一,根据表现来看不仅仅能够操控火焰,同时能够自行制造火焰以及操控热量。
    以沧月的'绝对零度'和'血色极寒'两招为参考,御火之术的极致能够达到普朗克温度且不只于此。
    这意味着这个能力无需开发到极致就足以破坏一切事物,在面对除万有引力之类的异能以外时,全都具有极强的克制性。
    即便像沧月一样把这一技能当做杀招,那平时用次一级的温度也几乎可以瞬间蒸发绝大部分物质系能力。
    然而,就是这样强大的火系异能,在周之十月手中却显得格外垃圾,也就欺负欺负杂兵,遇见强大的异能就直接跪了。
    周之十月的第七感全开后护身火焰表现出的作用只是维持火焰能力常态化,并没有体现出更高的破坏力。
    该状态普通攻击释放的火焰温度居然仅仅能把法系能力的阿巴东衣服烧坏皮肤烧伤。
    何全不明白,为什么周之十月第七感全开,放大招时还要先把眼睛烧坏了!?
    至于所谓的奥义不动明王更是连靠高温隔绝物理伤害都做不到。
    后面周之十月的身体被缪尔五世占据,能力使用才变得颇有看头。
    但最后躲回身体控制权,技能翻来覆去还是老几样,没有半点创新和改良。
    总而言之,御火之术算最顶级的异能之一,但在周之十月手中显得格外废物。
    不再理会迷之自信的周之十月,何全扭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三月,冷哼道:“废物!就这点压力就顶不住了?畜之三月,你和丛林中的那些畜生有什么区别?!”
    嗯,何全真的给三月取名叫畜之三月。
    毕竟这位畜之三月在原著中可是做了很多畜生事,相信了缪尔五世的话,然后恩将仇报,屠杀了帮助他的vv学院教官们。
    内战幻神,纯纯的无脑巨婴。
    畜中之畜。
    他拥有强大的第七感却被凡人反派耍得团团转,做成了傀儡。
    后面被vv学院救出,不仅没有感谢,反而因为一句毫无可信度的承诺,立马投靠了反派缪尔五世,反手屠杀了vv学院。
    武曲残留的第七感全开,爆种后都没能打赢畜之三月。
    只知道把金属变成各种武器的畜之三月竟然打赢了控制雷电元素的武曲。
    难道金属不导电吗?!
    对于这种情况,何全实属蚌埠住了。
    结局时武曲与vv学院众人被真神九月复活后,竟然还选择原谅了畜之三月。
    只能说她们太善良了。
    总而言之,畜之三月就是力量越大,危害越大,就像给小孩一把杀伤力极大的激光枪一样。
    畜之三月每次实力提升都是对队友的巨大灾难。
    对队友我重拳出击!
    对外敌我疯狂吃瘪!
    可惜现在的畜之三月还小,没有开发出第七感,本来何全还以为可以通过不断殴打畜之三月。
    小东西!爆异能咯!
    结果何全好几次把畜之三月打到濒死也没能觉醒,真废物。
    就算跪着,畜之三月也是一脸冷酷的表情,他也不说话,就这样默默地听着。
    何全没有继续为难两人,身影化作粒子消失,离开了这里。
    下次再试试,如果畜之三月还不能开发第七感,那么他只能用其他手段让这畜生觉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