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秦浩唐嫣然小说 > 第1章
    第1章
    夜幕时分
    随着一声鸣笛,渡船靠岸了
    汉江渡口的泊船码头,一股凉意迎面袭来,虽说是早春,但江面吹来的风还是微凉秦浩紧了紧驼色风衣的衣领,夹在簇拥的人群中走下了引桥
    看着那些高举双手的或是亲人或是朋友的,在翘首以盼着刚刚下船的这些人们,秦浩一笑
    回来了,当他的双脚又踏在这片阔别了十年的土地上时,他的心中五味杂陈
    当年的他,怀着一颗激动澎湃的心,离开了这片土地,时光荏苒仿若白驹过隙,一晃整整十年了
    如今的他,已是华国北境第一战神,王权神授,四星统帅
    而他此次回来,却是为了却他一桩心愿回想起当年他离开时的场景,心头一时百感交集
    我回来了
    正当这时,岸边驶来一辆辆黑色铮亮的加长奔驰车,依次停在秦浩的面前
    随即,从车上陆续走下来十几名黑色西装男子,并自动站成一排,一个个表情都异常庄严、肃穆
    那些下船的乘客,一时间,全都驻足观看,不知道是什么人物,竟是引来如此大的排场
    秦浩,这位北境之王,这次虽低调回来,却不想,有这样的阵容来迎接他
    为首的一名唐装老者,快步走到秦浩的面前,深鞠一躬,毕恭毕敬道:
    “小少爷,老太君希望你能回去,她说她当年错怪你们母子了”
    在他人面前,他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元老级人物
    但在秦浩的面前,他却是如此的卑微又渺小,甚至都不敢抬起头说话,更不要谈对视
    “错怪?十年前,她将大哥立嗣,让家族抛弃了我们母子俩现在一句错怪就企图得到我的原谅?!
    “如果不是因为家族的遗弃,我母亲也不会惨死街头!”
    秦浩本早已经波澜不惊的脸上,说到这时,眼中含着杀意
    “而从那时起,那个秦浩就已经不存在了!”
    现在,我和江都秦家,已没有任何瓜葛,你也不必再劝我”很快,他刚刚怒意的眼中,瞳孔收缩,表情一如平静
    唐装老者知道,面前的秦浩已是今非昔比,更是北境第一战神,雄霸一方,实力雄厚!
    秦浩不顾在场众人,错愕的表情,直接从老者的身旁穿过,但瞬间,脚步却又停下:
    “千万别跟着我,记住这是最后一次,再让我见到这些人"秦浩的手,在颈间做了一个抹脖子动作,“定杀不饶!”
    秦浩眼中杀意凌然,让老者也不由吓得一激灵,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瞬间,一股寒意弥漫,他愣愣的伫立在那里,犹如石化一般
    直到秦浩消失在他的视线,老者这颗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来
    而此时,他的身上,已是汗水浸透
    秦浩信步走出了渡口,对面一台并不算起眼的黑色商务轿车,停放在路边
    车旁,负手而立一名身着浅灰色西装,身形挺拔婀娜的美女
    路过的许多男人,都纷纷向这位美女投去倾慕的目光
    而那些路过年轻时尚的漂亮女人,在她的面前,也都显得相形见绌,堪比老妪村妇
    “统帅,请上车”
    这位隶属于秦浩麾下的美女指挥副官,陈娇,见到秦浩的到来,毕恭毕敬将车门打开
    “准备得如何?”秦浩上车后,仰靠在座背上,询问道
    “回统帅,一切就绪”陈娇立正回道
    秦浩微微点了下头,随后手指轻抬,示意了一下,陈娇这才坐到驾驶座,将车开了出去
    秦浩眼望着物是人非的街景,心中感慨万千,从怀中,取出一个彩色纸折叠的风车
    思绪,也随之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十三岁的秦浩,同母亲被赶出家族,身无分文,母子相依为命,萧瑟街头,饥寒交迫
    正当弥留之际,是一个梳着羊角辫,手握一个七彩风车的小女孩,将自己手里唯一五毛钱,买了一块饼,送给了秦浩
    “你慢点吃”女孩将细嫩的食指,贴在嘴上,她从未见过这样狼吞虎咽吃东西的人
    他一定是饿坏了,女孩心中想着
    “爸爸给我做的风车,也送你吧”女孩将手中的风车,递给了他
    人生中,除了自己的母亲,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
    年幼的秦浩,半个饼已经噎在嘴里,哽咽得不能出声
    看着眼前的女孩,眼眶流下了热泪
    那天之后,秦浩被一军部之人带走,送到一座荒岛上的秘密训练基地
    五年的时间,秦浩的足迹就已经踏遍了北境战场
    仅仅又过了一年,他被敕封北境战神的殊荣,王袍加身,荣耀无双
    那一年,他也只有十九岁
    可他,却永远都忘不了,那晚
    那一夜,她伸出了那只稚嫩的小手,宛若上帝拯救了苍生
    那一夜,她那张纯真的脸上,挂着的天使般笑容
    “大哥哥,这个七彩的风车送给你,愿它能伴你平安”
    长大后,我要娶你,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这是秦浩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更是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的承诺
    秦浩深吸了一口气,思绪也被拉回到了现在,此时,那久经战场,都未曾掉过一滴眼泪,坚毅的双目,竟也已湿润了
    将手中的七彩叠纸小心翼翼的收好,秦浩望向车窗外
    街景,华灯璀璨
    我来了!
    汉江市,龙腾洪福五星大酒店
    大厅内客人流动,热闹非凡,尽是雍容华贵、珠光宝器,尽显上流社会的浮华品味
    今日,是汉江的二流世家,唐氏集团的唐老爷子,为孙女唐嫣然招纳贤婿的大好日子,自然是道贺宾客络绎不绝,人声鼎沸
    唐家众亲友,全都是推杯换盏,喜笑颜开
    但,这其中,却有不少人是带着幸灾乐祸的心理前来的,从他们的言语中更是流露出对此次招婿,毫不掩饰的讥讽之词
    一台行驶向酒店的黑色轿车内,唐嫣然坐在后排,满脸的委屈,眼睛通红,像是刚刚哭过
    本该是她大好日子的今天,车上的全家,却是一筹莫展
    “嫣然,别哭了,待会儿到了酒店,让你叔伯看到,就不好了”坐在副驾驶的唐达礼回头对女儿劝道
    “唐礼!我嫁给你,就算瞎眼了,你现在又把女儿往火坑推?待会儿,到那你就当众宣布,取消这次的招婿!”母亲王兰脸憋得通红,指着丈夫骂道
    “这老爷子定下的事情,我怎么能反悔呢”唐达礼虽然心疼女儿,但更惧家威,更不敢造次
    “你不敢说?女儿眼看就要被毁了!你这个做父亲的就眼睁睁的看着她?你怎么就这么窝囊,任人摆布啊!”王兰怒其不争的骂道
    唐达礼一语不发,只是低着头,眼眶中已经憋出了泪水
    王兰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所谓招婿,都只是好听说辞罢了!
    唐氏集团,唐老爷子唐剑,有两个儿子,长子唐知书,次子唐达礼
    唐达礼本非唐剑亲生子,而是族中子弟过继给唐剑,后改名为唐达礼
    唐剑本指望更出息的这个儿子,能够继承扩大他家族的事业,但唐达礼又在三年前生了一场大病,导致小脑萎缩,半身不遂,走路都需要拄拐,更不要说继承家业,更是无从谈起
    而这次的招赘,原起,就是高等大学毕业的唐嫣然,进入唐家集团工作,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将业绩做得非常突出,力压众人,那些家族中其他的子弟,根本就是对她望尘莫及
    至此,大伯唐知书,才会担心这个侄女日后会夺掉唐家的家产,所以才巧言令色,哄骗唐剑,迫不及待要给这个出色的侄女,找个女婿嫁出去,这样,便也就没了争夺唐家产业的资格
    最关键的,他要给唐嫣然找一个流浪汉,还是个智障,傻子
    其用心险恶,路人昭昭,唯独唐老爷子还蒙在鼓里,以为这个大伯,真心要为唐嫣然找个佳婿
    本就不是亲子的唐达礼,自从得病后,在家族的位置就每况愈下,刚说一句话,就被唐老爷子打回去,不敢再忤逆出声
    而被家族族人的舆论所压,利用亲女谋图唐家财产,这也让唐达礼,再难开口,只能自责自己的无能和无奈,潸然泪下他们这一家,也在今天,被整个族人,乃至汉江的社会名流,当成了笑柄谈资!
    车,开到了酒店,唐嫣然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下了车,她不能违背父亲,更不能忤逆爷爷
    大厅内,灯火通明,而唐嫣然的心,却跌至了谷底
    坐在台上正座的唐老爷子,一身气派唐装,气色非常好,看到来宾,还频频点头致谢
    “唐老爷子,给您道喜啊!”
    “恭祝唐家,喜得金龟婿啊!”
    宾朋们客套的道贺,心里却在悱腹
    而唐老爷子,却捋着白髯,笑得合不拢嘴
    “爸,二弟他们一家来了!”站在椅子旁的唐知书,红光满面,气宇轩昂,竟是比他自家招赘还要高兴
    马上就要将二弟一家大小踢出家族,他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侄女啊,可别说你大伯不疼你啊,今天我就给你招个乘龙快婿,你得好好谢谢大伯啊!”唐知书早已掩饰不住兴奋
    唐达礼怒不敢言,王兰悲愤交加,他们的女儿唐嫣然,更是憋闷压抑到极致
    “嫣然,都是爸爸不好,爸爸没本事,爸爸该死啊”唐达礼,脸憋的通红,拐杖使劲杵着地板说道
    “爸你,别说了”唐嫣然嘴唇抖动了几下,两行泪水不争气的流淌下来
    “哎呦,你看咱们大小姐,知道今天要乘龙快婿,这高兴的都哭了!”这时,家族中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
    唐嫣然感到极度的羞耻,贝齿紧紧咬着嘴唇,脸涨的通红而他的父母亲,此时也已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二伯二婶,你们的新女婿快到场啦!”
    随之,大厅内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