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签到神话世界 > 第二十五章 老姐姐,你被你家男人输了
    <div class="read2">  李长岁的忽悠明显是把两个脑袋有毛病的小鬼忽悠瘸了,于是在当天正午,有村民路过优子书家门口时就听到隐隐约约中有男人女人哭啼的声音。
    而作为唯一旁观者,李长岁心里却在无良的大笑,因为眼前不仅仅是两个女鬼哭的肝肠寸断,便是优子书也是伤心的死去活来。
    家中无丧,和和睦睦却又男女混合痛哭,这是多少人几辈子都看不到的盛事啊!
    期间一人两鬼也曾哭累了,可是休息一阵,吃点东西,然后继续哭,骚操作也是秀的人头皮发麻。
    而这种哭啼整整延续了一天,直到晚上,哭啼声才似乎变成了各种撕咬声。
    坐在屋顶,李长岁睡不着。
    耳边恩恩啊啊的撕咬声交响成乐,别说是他,就是如来佛主只怕也得大骂一声孽障!
    好在一切的一切都有结束的时候,在后半夜到来之后声音终于停止,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两个女鬼扶着墙、抱着自己的骨灰盒飘然而去。
    身后,优子书双腿颤抖面色苍白的做着最后的送别。
    看着两个女鬼扶着墙离开,李长岁一口气好悬没有换上来,对于优子书的强大也是惊为天人。
    这少年,吃草的牲口吧?!
    “啧啧啧,少年,我观你面相,日后必成大器!”
    “大,大哥?”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优子书抬头看向了屋顶,却发现正是李长岁,于是苍白的脸色中浮现了一抹笑意。
    “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是,难道你没发现我是压根没走吗?”
    “额,”优子书抃笑:“是,是吗?”
    说罢,竟然很给面子的脑袋一扎昏迷到了雪地中。
    看着少年晕倒,李长岁抽着眼角跳了下去,一边扶少年回屋休息一边大声叫着四周偷偷摸摸偷窥的村民。
    在村民的帮助下不一阵大夫也到了,给少年号了号脉,叮嘱了一句“少年人戒在色。”又留下一副药方之后扬长而去。
    当外人离开,村民齐刷刷看向了李长岁,还不等大家开口,李长岁便大手一挥,逼王加身:“区区女鬼而已,驱鬼嘛,小菜一碟!且莫说女鬼,就是妖怪来了,我也能将其驱逐,毛毛雨啦”
    “信你个鬼!我明明看见女鬼是被子书这牲口吓走的,走的时候还心有余悸的扶着墙。”
    “没错没错,子书这牲口以后谁家女儿敢嫁给他啊?女鬼都受不了,若是人……嘶~!要出人命啊!”
    “可不是?!”
    姥姥!
    明明我才是骗走两个小鬼的关键好伐?
    可惜没人信他。
    对此,李长岁直接拂袖而去。
    哼!一群愚昧的凡人!
    而随着女鬼的离开,优庄再度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大冬天里无所事事,麻将也彻底成了人们打发时间的工具。
    这种欢闹中,李长岁却跟着优子书学起了围棋。
    系统介绍中都说了,尤伯上山之后看到了两个仙人下棋,于是讨了碗茶水,喝过茶水之后一时间昏昏欲睡,再次清醒已是数百年,而他醒来之后也竟然拥有了仙人之能,还变年轻了,后做了些功德就能上天做官。
    其中既然提到了下棋二字,李长岁便不能视若罔闻。
    这关系到他能不能蹭到尤伯的仙缘,任何小问题都有可能导致功亏一篑,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甚至不仅仅是围棋,就是茶艺也在李长岁的学习范围。
    同时故事中说尤伯是上山修树的,所以在学习围棋茶艺之余,他还不断请教村中老人关于修剪树木的一些学问,争取没有一项落下。
    时间不知不觉就这么过去,转眼间春暖花开,优子书少年正在发愤图强,并且立下誓言要在这乱世之中救世,李长岁一边和优子书互相学习,共同进步,一边还在观察尤伯何时上山。
    “幺鸡!”
    “二筒!”
    “我碰!”
    ……
    此时,尤伯在打麻将。
    时间再次缓缓流逝,转眼间夏日炎炎,优子书还在为了救世的伟大目标发愤图强,李长岁和其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而尤伯……
    “东风!”
    “北风!”
    “红中!”
    “别动别动!我胡了!”
    此时,尤伯依旧在打麻将。
    六十来岁的人,自从学会打麻将以后整个人腰不疼腿不酸,大清早胡到深夜尚不觉得累。
    天高气爽,秋老虎让今年优庄的收成不错,虽说大半都上交了皇粮,可是整个优庄依旧充满了欢笑。
    “发财!”
    “大饼!”
    “三饼!”
    ……
    李长岁发现他坐不住了,这尤伯有毒吧?从去年打到现在,愣是没休息一天,还谈什么仙缘啊?
    于是这一日李长岁没有去优子书那里浪荡,转身踏着气势汹汹的步伐朝着尤伯家中而去。
    今天尤伯必须进山!耶稣也拦不住他!他李长岁说的!
    “哈哈哈哈哈哈……,承惠承惠,老夫又胡了!哈哈哈哈哈哈。”
    刚进门,尤伯开心的声音就传来,这让李长岁脸色异常难看。
    这绝对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早知道就不该把麻将弄出来。
    咬着牙走进里屋,只见尤伯正和两个老头在哪里噼里啪啦的洗牌。
    见李长岁到来,三人顿时一乐。
    “呦,长岁啊!来的正好,你不知道啊,三缺一是真难玩儿,来来来,上桌上桌。”
    李长岁手抖了一下,抽抽着眼角,开口暗示到道:“尤伯公,你那山里的树在不修剪可就要变成废柴了啊!你还有心思耍?”
    关键是你也要成为废柴了!
    “有这么回事吗?”尤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只是还不等李长岁趁热打铁把事情说严重,老头哈哈一笑就非常机智的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这事问题不大,这几天我家老幺不是刚把地里的庄稼弄完吗?让他去一趟就好了嘛,老夫养他们这么久,还给他们成家立业,他们这点小事儿要是都办不妥还不如打死算求。”
    我屮!
    李长岁惊呆了,还有这种操作?
    “来来来,别废话了,上桌上桌。”
    看着桌上的麻将,李长岁悟了,自己这是真的把自己挖坑埋了。
    所以
    为了老头身体着想,
    为了老头家庭和和美美,
    为了世界的可持续发展!
    今儿老头这麻将,打死也得给他戒咯!
    “这可是你们让我玩儿的啊!等等输了别怨我。”
    “屁,就你小子还想赢?”
    “就是就是”
    ……
    傍晚,尤伯几个儿子儿子以及老伴儿回来,却发现李长岁正在和尤伯挥手告别,一边告别还一边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尤伯公啊,记得明天早点起奥,不然我可要收租咯。”
    尤伯愁眉苦脸点头,目送李长岁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坐在那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收租,收什么租?”
    老伴儿疑惑。
    一边另外两个老头顿时就幸灾乐祸的戏说尤伯惨痛经历。
    “老姐姐啊!你不知道呐,老大哥今天把你家的房子输啦!”
    “没错没错,不仅房子输咯,就连儿子和家里的良田产业也输咯。”
    “还有还有,老姐姐你也没保住呐,哈哈哈哈哈哈。”
    老太太顿时急眼,也不知道哪里找来一根木棍,眼见就要执行家法。
    好在被几个儿子给拦了住。
    见老太太动怒,两个老头也有些害怕,于是连忙又道:“老姐姐,别打别打,赢得是长岁那小子。那小子说了,只要老大哥明儿个和他去爬山,啊呸!是修树,这是就当没发生过。”
    “没错没错,长岁说话历来不虚,说能抵得过就能抵得过,老姐姐……”
    可惜老太太是真的生气了,老娘都五六十了,你个老东西都能给输咯,死不死啊!
    一挥手把三个儿子推到一边,手里的木棍雨点似得就落了下去。
    “哎呦哎呦!”
    慌忙逃串之中尤伯鞋子丢了一只都没发现,一边求饶一边已经是泪眼婆娑。
    李长岁!
    你祖宗!!!
    老夫再和你打麻将,老夫不姓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