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沙滩上的船 > 第一章 新员工?
    服了,这是我第三次看到他了,在不同地点不同时间段。
    其实我在路上只看路面,车辆是不得不盯一下的,而人,我只需要用余光判断下需不需要避开,其余时候都是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眼前的景色都是灰色的,与往常没什么不同。
    “哗。”的一声突然就这么出现了一个蓝色,清清爽爽的踩滑板的身影,他戴着一顶黑色针织帽,杏色运动裤,衬得他那件蓝色卫衣格外亮眼。
    这有点眼熟的感觉。
    他是我们办公室里新员工,第一天报道的时候,可是引起不小的轰动,无非就是他那的颜和他一头卷发。
    他微笑着朝我们招了招手。
    “好帅啊~”周围响起低低的惊呼声。
    “一群脑残,这也叫帅哥,一点阳刚气都没有。”坐我旁边的小张嘟哝了句。
    虽然我不参与评论,但我认同,而他被安排坐在我对面时,蜂拥而至的女职员围着嘘寒问暖,吵吵闹闹的,已影响到了我工作。
    “喂,”我不满的嚷着,“都没事做了是吧?”
    “组长发话了,都散了吧。”不知谁说了句,她们就回到自己位置上去了。
    总算安静下来。
    他倒是一脸感激的投来一个微笑。
    切。我内心哼了声。
    “云潇潇,你待会带一下陈飚吧。”李主管长凑过来说。
    陈飚?这名字取得真是……土中带……反正和长相不搭就是。
    “哦。”我点了下头。
    “那你过来吧。”我敲了敲对面桌子。
    他过来站我身后。
    我想了想,说着:“你把椅子挪过来吧,内容会有点长。”
    他照做。
    给他讲解了下工作内容,也分配了些任务,就打发他回自己位置了。
    根据几天的观察,他虽然话不多,但是感觉挺开朗也很礼貌,又加上让女生们犯花痴的颜值,给他带来不少人气。
    到了饭点,他还没站起来,就有人凑过去邀约:“小飚,去食堂吗?我带你去啊!”
    “噢好啊,谢谢!”他爽快答应。
    当他对着电脑皱了皱眉,有丝困惑时,刚抬起眼睛正要张望,就会有人热情的问着:“怎么啦?哪个不会弄吗?”
    “啊,这个地方……”他没说完,就有人靠过去,帮他讲解。
    “太谢谢了!”他回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虽然帮他忙的都是女同事,不对,好像办公室所有的女同事,都对他展现了如火一般的热情,但毕竟和他热络的都是有家室的,所以熟了后,也是要八卦一番。
    “小飚,你有没有耍朋友呀?”菁姐问,她是公司里干了有七八年的老员工了,办公室无论多杂碎的小事总少不了她的参与。
    “有的。”他笑了笑。
    “哇!她漂不漂亮啊?我看看照片呢?”菁姐非常兴奋,这时就有另外几个女同事也凑过去。
    他举起手机翻了翻,然后给她们看了一下。
    “哇,好乖哦,和你很配啊!”一阵低呼。
    他又笑了笑。
    “真好,帅哥靓女,不像我们,只能找歪瓜裂枣。”一个叫丽丽的叹气。
    “那也要看自己条件啊,我们这种只能找歪瓜裂枣凑合凑合过日子就行了。”另一个叫瑶瑶的说着,她是最近两年才进来的。
    “我们这叫踏实,同年进来的潇潇条件好吧?人个又高长的又漂亮,但是她一直不找,给她介绍也不要,别人追也不要,就一个人过……”菁姐说着。
    “人家那叫独身主义,不屑谈恋爱的。”丽丽说。
    看来她们并不知道后面有个我。
    我正准备悄悄转身退出。
    “潇潇姐。”那个叫陈飚的小子回头好歹不歹叫了声,还笑着冲我招手。
    这下,菁姐她们几个,都尴尬的看着我,谁也没有开启下一句。
    “潇潇……”菁姐老练的笑着,“原来你在这啊,我们在羡慕你呢!”
    “是呀,羡慕你自由,不像我们,家里一大堆事情……”丽丽随声附和。
    “噢。”我实在不知道回答什么,只有尬笑了声。
    “潇潇姐,我们要去食堂,走啊。”陈飚过来拍了拍我,并拉住我臂的袖子往一边带了带,形成了我和他才是一路的,其他人被落在后面。
    “潇潇姐,今天中午有水煮肉片和蒜蓉虾。”他朝我挤了挤眼。
    “你这新来的融入的不错啊。”我揶揄了句。
    他只是抿嘴笑了下,并不回答。
    打过饭后,我坐到了离打饭点最远的靠窗的位置,将窗户打开一半,这里是我吃饭的老位置,一般不会有人来坐,除非是哪个领导要过来问工作上的事。
    今儿蒜蓉虾看上去还不错,我用筷子拨开虾肉上的蒜泥,咬了口,嗯嗯……
    “你怎么坐这儿啊?”
    一个声音随着一阵风呼过来。
    打扰到我和肥美的虾相处是怎么回事?我不悦的抬头,一张人畜无害的微笑,和他刚刚搁下的餐盘。
    又是那个陈飚。
    “你坐这儿干嘛?”我很无语。
    “看你太孤单了,一起呗。”他非常自来熟的说着,好像我才是新来的小职员。
    “……”我觉得无语又好笑,“不需要哈,你换个位置坐吧,我喜欢一个人。”
    “刚菁姐想让我坐她们那边,我觉得太烦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呗。”他的眼睛换成无辜状。
    ……这人真是腻味,我咂了咂舌。
    “你小心我告你啊,居然说别人坏话。”我威胁着。
    他眼底狡诈一笑,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埋头吃起来。
    看他没有离开的意思,我胃口顿时减了一半,抬眼看了下前面座位,但是发现前面两个靠窗的好位置坐了两个人。
    我只有闷闷的又坐下来。
    “你不喜欢有人坐你对面啊?”陈飚并未抬头。
    我不想理他。
    “那我坐你旁边?”他抬起头看着我。
    “别。”我立马伸手拒绝。
    他又是一笑,低头用筷子夹了只虾,将虾皮撕了吐一边,一坨完整的虾肉放入嘴里。
    “嗯嗯。”他微微点了点头,眯着眼比了个赞。
    我才恍然想起我盘里被冷落的虾们,还管什么位置不位置,趁热吃虾啊。
    这顿饭虽然有点不愉快,但是虾的味道确实不错,也算缓解了一部分。
    不知是不是我第一次没干脆的解决,之后每次饭点,他就会凑过来坐在我对面,好像理所应当似的。
    “我拜托你到别处坐吧。”我很认真的使用了拜托二字。
    他正埋头啃着羊排,听我这么说,抬眼看着我,里面写着惊讶和无害状。
    还不忘把手里抓着的羊排继续往嘴里送,一坨裹着满满孜然和酱料的羊肉被撕开,很快进入他嘴里。
    “嗯嗯。”他好似拍广告般的,闭着眼点了点头,竖了竖大拇指。
    要不要这么浮夸。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不过,我看了看餐盘里被锡纸包着一边骨头的烤羊排,满满的蘸料混着夹杂油光和飘来的阵阵肉香,确实看着不错啊。
    我也继续低头啃羊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