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签到万物三千年 > 第6章 伸冤
    <div class="read2">  “与生俱来的能力,以我目前的修为,据我两米以内的人,我都能察觉到。
    但仅仅只能察觉到有人,却无法判断出修为,或许我境界再提升一些,便可以做到。”
    嘶!
    这能力,有点强。
    隐匿面具都无法逃开,看来系统目前提供的武器还是不行。
    好在花沐雪,无法探查出真实实力。
    “前辈也是因为叶无殇而来吧。”
    “不错,他……是我徒弟。”
    找不出其他身份,只能编个身份了。
    这两年来每夜指导叶无殇,说是师父也不为过。
    “昏香丸,醒香草,全部交给前辈,还有这枚储音螺,刚刚黑鸦所说的一切,全部都在里面。
    前辈需快些赶回乾一宗,如今宗门对叶无殇的惩罚很惨,晚了可能人便没了。”
    “是你留下的分身知晓的?”
    “对!”
    对于花沐雪,沈天墟不由得有点感兴趣了。
    这小姑娘的手段,倒也奇妙。
    “此地不宜久留,我先带你离开。”
    真气调动,一只手扶着花沐雪,另外一只手抓起倒地的吴川峰,直奔乾一宗而去。
    离开不多时,枫林中两名黑衣人现身。
    “九长老被带走了。”
    战斗的地方一片狼藉,地上有未干的血迹。
    “怕是凶多吉少了,汇报给宗门吧!”
    “都听大哥安排。”
    吴川峰死了,这一片的舵主,也该归我了。
    ……
    夕阳下垂,这一天也快要过去。
    对于乾一宗而言,今日并没有往日的热闹。
    原本有说有笑,在乾一道场修炼的弟子们,一个个大气不敢出一声。
    都知道宗主和长老们暴怒,还和往日一样,不是找揍嘛。
    “何人?敢在乾一宗上御空。”
    一名长老暴怒,声音从乾一殿中传出。
    下一刻身影便飞入空中,只见空中两人对掌。
    那御空而行之人,手中丢下一黑乎乎的身影。
    众弟子闪身躲开,却见一人摔在乾一道场上。
    空中对掌,沈天墟动用了不少真气,压制了那长老。
    一掌之后,沈天墟落地。
    隐匿面具遮挡了他的面容,无人看出他就是平日扫地的杂役弟子。
    “让乾康出来说话。”
    当着乾一宗众弟子的面,沈天墟毫不客气,直言宗主名讳。
    乾一殿中,一众长老随乾康走出。
    隐匿面具下,沈天墟的气息完全被遮挡。
    只要不释放法身,无人能够探出他的真实实力。
    “阁下是何人?为何闯入我乾一宗?”
    乾康倒也客气,敢在乾一宗御空而行,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沈天墟不语,而是一脚踢在吴川峰身上。
    砰!
    吴川峰落在乾康脚前,众长老纷纷围上去。
    “黑鸦吴川峰,魔刹宗九长老。”
    很快,便有人认出了吴川峰。
    “阁下这是何意?”
    “害死孙宵的,并非叶无殇。”
    众人明白了,这是因叶无殇而来。
    “阁下抓了吴川峰,去跟能够证明害死孙宵的不是叶无殇,我们在叶无殇的房间中,发现了魔道弟子令,上面也有魔刹二字。”
    扫过一行人,沈天墟将目光放在了苏成身上。
    “魔道弟子令,是你放在叶无殇房间里的吧!”
    苏成愣了一下,“休要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吴川峰你俩是老相识了吧!看到自己的上级,不打声招呼?”
    “师尊,休要听他胡言乱语!”
    乾康点头,自己的徒弟,心中自然是有数的。
    “阁下何须如此?虽说不知你与叶无殇是何交情,但无凭无据诬陷我的弟子,有些不妥吧!”
    “乾康,我且来问你,这两年的时间里,有多少亲传弟子陨落,那一次苏成不在场?”
    之前沈天墟的确没想过,但抓到吴川峰,坐实苏成是魔道之人后,沈天墟好好想了一下。
    这两年时光,乾一宗亲传弟子下山历练,前后六次出事,足足有九名亲传弟子陨落。
    而每一次,苏成都在历练的人员中。
    这一问,让一众长老愣住了。
    身为乾一宗长老,对宗门情况自然了解。
    这两年时间里,前前后后九名亲传弟子陨落,而每一次苏成都在场。
    “休要胡言,我虽在场,但有人可为我作证。再者,每次事故长老们都曾调查清楚,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和你有没有关系,你自己清楚,要不要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踏步来到吴川峰面前,一掌拍出。
    口中吐血,吴川峰从晕死中醒来。
    “来,告诉众人,你和苏成的勾当。”
    挣扎的看了一下四周,吴川峰知道必死无疑了。
    闭上双眼,继续装死。
    “你不说,那我来讲。”
    摸出储音螺,真气注入。
    ……
    “等你许久了,小美人。”
    “你在等我?”
    ……
    “从你们调查落鱼镇开始,我便盯上了你,本来只是想要除掉一个亲传弟子的。
    但你这样的美味,我实在不愿意等到灭了乾一宗后再享受,便让苏成故意漏了破绽。”
    ……
    储音螺中,花沐雪和吴川峰的对话清晰入耳,在场众人听的清清楚楚。
    “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这是乾一宗内门弟子花沐雪和吴川峰的对话,花沐雪此刻应该也回到乾一宗了吧!”
    快要抵达乾一宗时,沈天墟便将花沐雪放下,让其自己走回乾一宗。
    宗规约束,不得不如此。
    “我回来了!拜见宗主,各位长老。”
    花沐雪行礼,站在众弟子前方。
    “你来说说,这是真的吗?”
    “禀宗主,的确是真的。”
    当下,花沐雪将枫林遭遇埋伏的经过,又讲述了一遍。
    并将突围过程中,苏成偷袭叶无殇详细描述。
    后面,便是回到宗门,重返落鱼镇调查的经过。
    “恕弟子偷了储音螺,望宗主降罪。”
    这储音螺,的确是花沐雪偷的。
    沈天墟初到思过洞寻花沐雪,那时花沐雪便去盗取储音螺了。
    “苏成,这一切都是你做的,还我徒弟命来。”
    刘启已经暴怒,真气涌出。
    “真是没想到啊!如今看来,我那死于凶兽手中的徒弟,与你也脱不了关系。”
    一时间,几位长老怒了。
    储音螺中,吴川峰说的清楚,苏成已被确定是魔道之人。
    乾康的脸色,就更难受了。
    唯一的亲传弟子,居然是魔道之人,还害死了九名亲传。
    “苏成,我在问你一遍,是你干的吗?”
    压制心中怒火,乾康双目死死盯着苏成。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