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柳姑娘,你怎么了?”终于,就在翠柳暗自在心里盘算着的时候,王来叫住了她。听到王来的声音,翠柳心中一喜。面上,却眼泪吧嗒地突然就掉了下来,跟珍珠似的。“你别哭呀!”翠柳虽说是个丫鬟,不过,外形上倒是长得小家碧玉的,皮肤又白皙。如今这宅院之中,连同沈清柔加起来,也只有三个女人。两个丫鬟一个主子。而翠柳,便是最好看的一个。王来他们身为穆奇阳的下属,平日里做的多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因此,可以说比较少见女子,更何况,翠柳还有着一张让人看起来就忍不住心疼的脸。这会儿冷不丁地就看到翠柳哭得这般委屈,惹人怜惜。王来这个大老粗的心,顿时就软了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欺负了你,你告诉我呀,我去给你出气!”听到了意料之中的话,翠柳这才抬起头来,一双小鹿眼红彤彤的,可怜巴巴地望着王来。王来顿时整个人心软得不行。这时,就听翠柳柔声说道:“在这偌大的宅子里,还能是谁欺负我?我知道柳姑娘如今心情不好,她受了伤,殿下又留着她在京城自己走了,她便不高兴……”翠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着。“只是,那些事情也不是我做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不管我做什么,柳姑娘都觉得不好,若真是这样,那我不如死了算了……”说着,她抬头看了王来身后的柱子一眼,闭上眼睛,猛地朝那边撞了过去!“呜……”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来眼疾手快地将想要“寻短见”的翠柳一把抱在怀里。“王大哥,你别拦着我,让我死了算了,反正我只是一个奴婢,又不得主子喜爱,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啊!呜呜呜……”翠柳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眼泪流。此时此刻,她的一双纯洁的小鹿眼,已经红彤彤的了,鼻头也哭红了。整个人,看起来好不可怜。王来看着她这个样子,心中不免一动。他温声安慰道:“不哭了,不哭了,柳姑娘她心情不好也是情有可原。不过,就算她是这宅子里唯一的主子,也不能如此随便对你啊!”听到这话,翠柳心中一动。她知道,王来已经心软了。不过,心软的程度还不够。她准备先看看情况,再决定后边如何做。于是,听到王来说的这番话,她并没有接话,只是垂着头,静静的听着。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王来抱在怀里。于是,在垂下头的一瞬间,王来便轻易地感觉到了一抹柔软的触感从自己的胸口处传来。他突然意识到,翠柳这个身娇体软的姑娘,还被自己抱在怀里,而从自己胸口处传来的温暖又柔软的触感,是来自于……王来想到了什么。他下意识咽了口口水。一股莫名的悸动,从身体深处涌了上来。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没有看到人,却看到了一截因为低头而裸露在外的白皙柔嫩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