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绝代天医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你对天才一无所知
    惊呆了!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的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严经纬!太强了!姜罡,作为神农架掌舵人,姜氏部落的族长,在对方拥有上古神器百草鞭的情况下,竟然被严经纬一拳就给打吐血了!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你……你……”姜罡眼神有些恐惧的盯着严经纬,咬着牙,声音微微颤抖:“你……已经达到了天人境巅峰,你……已经达到了天人境巅峰!!”天人境巅峰!!!姜罡的话说出来,让在场的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天人境巅峰,意味着什么?天人境巅峰,意味着……就差一步,就能踏入遥不可及的传说境!此时此刻。神农架的众人,姜存,姜星元等人,他们的脸色,极为难看!武安神帅严经纬,竟然已经达到了天人境巅峰!这样的境界,他们……之前根本想都不敢想,太强了,严经纬这是什么天赋?不到三十岁的年龄!天人境巅峰?这天赋,也太变态了吧!而感受最深的,莫过于姜罡,刚刚从百草鞭上传来那无穷无尽,宛若汪洋大海一般的力道,很明显就是天人境巅峰才有的力量!天人境巅峰,这也是姜罡一直渴望达到了境界!他在天人境后期,已经沉浸很多年了,但始终无法突破那一步!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严经纬!此时,他终有明白了严经纬之前说的那一句话:你对天才,一无所知!这就是天才么?这就是那个奇女子的儿子么?不到三十岁,天人境巅峰!这样的天赋,别说世俗了,就算是放眼天界,也可以横扫天界的天骄了吧?鬼谷一门一方。他们目光看着严经纬的眼神,充满了狂热!武安神帅!!这就是华国的守护神,不败神话!不到三十岁的年龄,天人境巅峰,一拳打伤神农架掌舵人!!其实,在此之前,他们虽然愿意跟随姜思瑶抵御大世之争,但是,他们的内心其实都是忐忑的,觉得抵御大世之争,可能会惨败!世俗抵抗天界,不是找死么?可现在!在看到武安神帅的无上风姿后,他们的内心,都变得狂热,躁动起来!就仿佛跟着武安神帅,可以无惧一切!姜思瑶看着严经纬,她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异色!这就是她选中的男人!虽然,她和严经纬的相遇……是澹台妆妆故意为之。可是,她爱上严经纬,却不是澹台妆妆可以干涉的,澹台妆妆只能制造她和严经纬的相遇,却不能让她爱上严经纬。姜思瑶为自己选中了严经纬而自豪!她选中的男人,已经成了这个世界的脊梁,成了世俗的信仰!“严少,真乃神仙般的人物!”汪震三人,也不停的感慨。而苏音,一双美眸,早已被严经纬所吸引,这一刻,她也明白了些,为何皇后娘娘让她下凡,跟着严经纬调查他身边那个可以威胁到妆妆长公主的女人是谁!神农架一方,所有人的脸色,都极为难看。姜罡知道,自己输了!武安神帅严经纬,他是天人境巅峰!自己就算有百草鞭,也挡不住严经纬的,而且,就算他,加上姜存,四长老,五长老,六长老齐齐出手,依旧挡不住严经纬!姜存,和姜星元的脸色,已经完全惨白!姜存被查出了杀害普通百姓,而姜星元,也被查出打残普通人!武安神帅,今天明显不想让他们离开!“神帅!”姜罡深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我们认输,希望……”“没有希望!”严经纬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姜存杀人的时候,他给过受害者希望了么?姜星元残害人的时候,他给过受害者希望了么?”“神帅!”姜罡脸色一变:“真要做得这么绝么?没错,你是天人境巅峰,但是……你真以为……我神农架,就这么好欺负!!”“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严经纬目光看着姜罡,淡淡道:“姜存,今天必须处决。而你儿子姜星元,也必须前往北斗大牢做苦力,这就是他们犯错的代价!”“神帅,你这么做,想过后果么?”姜罡冷笑道:“你对我神农架下手,其他势力看了会怎么想?恐怕……他们更会倒向联盟组织一方吧!”“姜罡,人心,是靠不住的,想倒向联盟组织的势力,无论我们做什么,他们都会倒向联盟组织,就拿……你们神农架来说,是不是也是这样?”严经纬眯了眯眼睛,道:“就算掌舵人不是你,换一个掌舵人,但你们依旧要倒向联盟组织,对么?因为……你们神农架里面那几个老怪物,他们,其实是欢迎大世之争的到来吧?”“神帅,以你的天赋,何必……做无谓的抵抗,世俗,就那么重要么?”“世俗是我从小生活长大的地方,这里,有我的亲人,朋友,同学,我守护世俗,有错么?姜罡,不管是我,还是我们北斗军团的士兵,或者天下每一个人,他们都有亲人和朋友,他们都在为这个世界的文明贡献一份力,我们,都希望守住这个世界的文明,而不是沦为天界大军的战场,让这个世界生灵涂炭,最终消失!”严经纬一字一句道:“这是我们的家园,生我们,养我们,让我们长大的家园!”姜罡脸色难看。严经纬的话,让他感受到了严经纬的决心!跑!在严经纬话音一落,跑,是姜存心中的念头!主上已经保不住自己!自己要想活命,只有跑!嗖!姜存身子,直接消失在原地!“跑了!”“姜存跑了!”鬼谷一门的众人看到姜存消失,连忙喊道!严经纬眯了眯眼睛,冷笑道:“他跑不掉!”紧接着,严经纬手指一动。咻!他的身后,鬼谷一门一名弟子的剑瞬间出鞘。“去!”随着严经纬一挥手指,那柄普普通通的剑,瞬间携卷着滔天恐怖的剑意,朝着姜存逃跑的方向而去。“神帅饶命……不!!”几公里之外。姜存的惨叫声,传出了在场众人的耳中,然后彻底消失!